<mark id="lpcxf"></mark>
<b id="lpcxf"></b>

    1. <input id="lpcxf"></input>
    1. <source id="lpcxf"></source>
    <source id="lpcxf"><input id="lpcxf"></input></source>
  • <u id="lpcxf"><tr id="lpcxf"></tr></u>
  • <mark id="lpcxf"><noframes id="lpcxf"></noframes></mark>
    搜狐網站搜狐星空

    祭奠黑色周末 以徹底變革向亡者致哀

    在剛剛過去的這個充滿憂傷的周末,點燃的蠟燭、敬獻的菊花、無聲的默哀,是所有生者對逝者的哀婉,也是對逝者的敬畏。然而,往者已去,來者可追,以徹底的改革蕩平諸多深層社會矛盾,為所有生者夯實安全的基石,這才是“生命至上、以人為本”最好的注解。

      過去的這個周末,是黑色的,也是血色的,江蘇昆山的爆炸、云南魯甸的地震,被詳解披露的新疆暴恐事件,天南海北的悲劇竟然在短短幾天接踵而來,數百條生命如同正在綻放就被風雨摧殘的百合,零落滿地,讓八月的第一個周末在驚恐與淚水中蕩漾。

      頗為戲劇性的插曲,還有互聯網上的“傳奇”女子郭美美,也在這個天災人禍交織的周末揭開了神秘的面紗。但在昆山爆炸事故,昭通地震營救的關鍵時刻,確如紅會所言“請暫時忘記郭美美”,丑聞需要為生命讓道,關注災難傷亡才是最大的頭條。

      這個周末逝去的生命,本來與每位生者一樣,沐浴著陽光、憧憬著未來、打拼著人生、享受著生活,可是,他們卻被無辜地卷入天災人禍,帶著不甘與遺憾離開這個世界。令人何其哀痛!

      誰是奪走他們生命的兇手?是那些對安全生產置若罔聞的瀆職者、是那些毫無抵抗力的脆弱建筑、是那些充滿仇恨的行兇者。面對逝去的生命,即使把所有兇手、責任人押上亡者的祭壇,也無法喚醒生命的重生,無法抹平生者心中的創傷與哀痛。假如時光能夠倒轉,相信所有人的愿望都是能夠阻遏悲劇發生的所有環節,能夠將那些將生命推向死亡的“推手”一一化解——竭盡所能讓悲劇不要發生,這比事后的追責、反思、查漏補缺更有意義,因為它在修固生命的安全堡壘。

      順著這樣的邏輯,不難發現,除了有形的兇手,還有一些無形的“推手”在為悲劇推波助瀾,這些“無形”的推手往往才是悲劇的根源。

      在工業化的時代,技術無限進步、分工更加細密,流水線上可以滾滾生產出閃爍出精美光澤的工業產品,但生命卻更加脆弱,一個火星,就能奪去車間內大部分人的生命。人類對利益的追求和對生命的責任、對金錢的膜拜和對生命的尊重之間,出現越來越激烈的沖突,前者愈來愈強、后者愈來愈弱的馬太效應,為悲劇的誕生埋下深深的伏筆。

      昆山爆炸巨大傷亡發生的路徑,其實早有前車之鑒,這無疑又是一次完全可以避免的災難。粉塵爆炸慘劇一而再、再而三發生,本應發揮預防職能的安全生產監督工作,在這次事故中竟如同虛設。無論是政府監管還是企業安全培訓,都在重復同樣的問題,如果反思止于文件、補缺止于表面,沒有對體制機制的變革、沒有對工人權益救濟的補償,誰都可能成為下一個昆山。

      在云南這樣一個深受地震之擾的敏感區域,多年來大震小震不斷,從人的生命財產保障和政府責任而言,當地的房屋建筑標準理應在抗震方面走在全國前列,讓建筑成為保衛生命最堅固的屏障。盡管當地也在不斷提升防震抗災能力,可是和同為深受地震之苦的日本、智利相比,無論是資金投入、人力物力投入還是民眾抗震防災常識與逃生訓練,顯然差距不可同日而語。尤其四川汶川大地震帶來的制度反思,在當地反躬自省方面仍然沒有深入到靈魂深處、制度深層。此次魯甸地震造成的巨大傷亡就足以讓當地的防震抗災能力相形見絀,再多的客觀理由在數百條生命面前都蒼白無力,重城市輕農村、重說教輕訓練、重搶險輕自救、重文件輕制度……天災突降后的種種短板都暴露無遺——沒有一整套剛性的、嚴絲合縫的抗震防御制度兜底,零敲碎打式建設豈能萬無一失?

      而避免暴恐事件頻發,民族之間走向共融和解的路徑,還存在一些短板,如何補齊這些短板、彌合裂痕,這是杜絕悲劇的根本。

      其實,最近類似的悲劇還有很多,那些動輒對孩童舉起屠刀的血案,那些不幸翻入河塘的校車,那些泄私憤而點燃公交車的罪惡,那些深埋礦井深處的冤魂……每一位不幸夭亡的生命,都成為某些深層緣由的犧牲品,無辜的買單者。向他們致哀、為他們哀悼,最好的方式不僅僅是讓他們哀榮備至,更在于生者如何消解悲劇發生的根源,療治人心深處的傷痕、抹平社會戾氣的棱角、拯救社會鏈條中的麻木與冷漠。

      每一場悲劇的背后都有導致結果注定發生的諸多緣由,這些碎片化的緣由匯集拼合起來,就可大致清晰地描繪出這樣的輪廓:當一個社會從封閉走向開放、從農業走向工業、從人治走向法治、從官本位走向以人為本時,舊的社會系統必然會和新的社會系統產生強烈的齟齬、摩擦,于是產生林林總總的矛盾,優勢與短板并存,奇跡與荒誕同在,一些人將因為社會的短板和荒誕而成為一些深層矛盾的犧牲品, 而要最大限度地杜絕悲劇發生,唯有正視這些矛盾,以勇氣、決心和智慧革故鼎新、取長補短,不斷制造和諧因子,為所有生命的舞蹈修固一個安全的堡壘。

      一個偉大的時代,不僅僅在于創造了一個個宏大的奇跡,更在于解決了一個個根深蒂固的矛盾,就像一輛車,決定它能跑多遠多快,不在于本身優勢有多少,而在于漏洞有多少,短板最少的車才能疾馳無虞。

      在剛剛過去的這個充滿憂傷的周末,點燃的蠟燭、敬獻的菊花、無聲的默哀,是所有生者對逝者的哀婉,也是對逝者的敬畏。然而,往者已去,來者可追,以徹底的改革蕩平諸多深層社會矛盾,為所有生者夯實安全的基石,這才是“生命至上、以人為本”最好的注解。不再讓生命無辜買單,不再讓生命含冤凋零,不再讓生者一次次為逝者的集體凋零而淚雨飛灑,這恐怕是所有生者最大的祈福。(文/馬九器)

    專題策劃: 搜狐評論
    国产成版人视频app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