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lpcxf"></mark>
<b id="lpcxf"></b>

    1. <input id="lpcxf"></input>
    1. <source id="lpcxf"></source>
    <source id="lpcxf"><input id="lpcxf"></input></source>
  • <u id="lpcxf"><tr id="lpcxf"></tr></u>
  • <mark id="lpcxf"><noframes id="lpcxf"></noframes></mark>
    搜狐網站搜狐星空

    欲要天下無虎 還需反腐法治化

    因為特殊的政治體制,中國反腐必須更多依賴于黨內程序的權威。由此,反腐轉型首先在于黨內程序的制度化、規范化,在于以程序正義的精神理念塑造黨內反腐的制度,并最終與國家正式的法律程序進行恰當銜接,“內外兼修”以重構中國特色的反腐敗制度體系。

      鑒于周永康涉嫌嚴重違紀,中共中央決定,依據《中國共產黨章程》和《中國共產黨紀律檢查機關案件檢查工作條例》的有關規定,由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對其立案審查。

      據央視報道,中共中央決定召開十八屆四中全會,研究推進依法治國等重大問題。

      中國反腐正漸入佳境。無論是查處官員的密度,還是落馬官員的級別,都超出了當初民眾的期待。尤其令人震撼的是,今年以來副部級以上“大老虎”的密集落馬,從“秒殺”到“斷崖式降級”,強勁的反腐風暴正打破殘存于人們心里的各種“定律”:選擇性反腐、運動式反腐、官員退休即安全著陸、反腐有上限等等。既抓大不放小,既瞄準重災區又不忽視“清水衙門”,既打“上山虎”又打“下山虎”還不放過“自家虎”。這樣的反腐路徑,不再是通過個別警示性案例對現存官僚體系進行訓誡,而是采取“有案必查、有腐必究”的方式,打破“刑不上大夫”的神話,確立起反腐無禁區的鐵律。

      黨的十八大以來,民眾對于中央查處更大“老虎”抱有強烈的期待,散見于網絡、微信圈和境外媒體的種種猜測,表達出的決非對個人命運的關注與政治獵奇欲,而是一種驗證反腐決心與魄力的社會心理,一種檢驗“王子犯法與民同罪”的制度權威性的法治期許。而從實際效果來看,打“大老虎”、“老老虎”的舉動,也在很大程度上突破了人們的觀望、猜疑以及官員的僥幸心理,彰顯出“反腐無禁區”的制度性效應。這一切,乃是反腐治標為治本贏得時間的關鍵。只有當反腐的制度性權威得以樹立,社會上的猜疑、觀望心理得到矯正,腐敗者感到絕望,心存僥幸者徹底被擊潰,反腐方能進入由治標到治本的“時機拐點”。

      問題在于,反腐如何順利經由治標而進入治本階段?“打虎”所形成的良好效果如何轉化為治官、治權、治腐的制度性經驗?如果缺乏鐵腕領導者的個人魅力反腐還能否持續推進?未來的反腐持久耐力靠什么得以維持?思考至此,我們不難理解反腐治標到治本的轉型意義,并應當關注轉型中的法治要素,尤其是對于程序正義的堅守。

      因為特殊的政治體制,中國反腐必須更多依賴于黨內程序的權威。由此,反腐轉型首先在于黨內程序的制度化、規范化,在于以程序正義的精神理念塑造黨內反腐的制度,并最終與國家正式的法律程序進行恰當銜接,“內外兼修”以重構中國特色的反腐敗制度體系。

      就黨內程序而言,目前已經顯現出良好的改革動向。例如運行十年的黨內巡視制度,迎來了新的調整改革:巡視組長由“職務”變為“任務”,組長不再是“鐵帽子”,而改為“一次一授權”,更加強化了巡視的中立性;收縮巡視范圍,重心由“相對全面”回歸發現和反映違法違紀線索,從而與紀委查案形成更加科學的職能分工和配合;常規巡視之外增加“專項巡視”,抽查領導干部報告的個人重大事項,更加增強巡視的針對性和有效性。無論是增強中立性還是厘定權限范圍,都凸顯出黨內程序的規范化以及與其他程序的分工合作。與此同時,整個紀檢體制改革也提上日程,《黨的紀律檢查體制改革實施方案》中,諸如“兩個責任一起扛”,把紀委兩項重要權力——查辦案件的事權和干部提名的人權“上提”,實現“兩個全覆蓋”——派駐紀檢機構全覆蓋和巡視工作全覆蓋等,旨在將鐵腕政治人物的魅力型反腐,導入制度創新的路徑。

      當然,黨內程序的規范化并非朝夕之功,需要更為全面而系統的設計。例如,長期以來作為黨內反腐“利器”的雙規,因為擺脫了正式偵查手段的諸多限制而備受青睞。在反腐特定時期,這種超常規性措施具有很強的實用功效。但是,隨著反腐轉向治本,實踐中被濫用的現象值得檢討,尤其是在加強黨內法規建設的背景下,諸如“雙規”這樣的反腐措施必須納入法治軌道,重塑程序正義。

      就外部程序而言,當前最重要的乃是借助司法體制改革的春潮,重塑司法在反腐中的實效性、權威性和公信力。以黨內程序破解反腐的體制性障礙,這是治標階段的政治現實選擇。一旦進入常態政治,反腐治本就需要借助司法的常態化治理。因為司法包含有國家權力監督的正常機制,體現出現代國家治理腐敗的憲政體制安排。在常態政治中,司法程序具有控權的制度性功能,能把權力“逼進”制度的籠子里,隨時矯正溢出法律之外的權力失范和濫用現象,讓權力嚴格運行在憲法和法律的軌道上。因此,未來的反腐,必定需要重塑司法的常態化追訴。不久前,最高人民檢察院也密集公開了一批落馬官員的立案偵查信息,這即在向社會傳遞司法反腐的法治功能。一個科學正當的司法程序,還需要從治腐的定罪、配刑、執行等多個環節進行完善,諸如對“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的檢討,對貪污賄賂犯罪起刑點和配刑層次的均衡化考量,對職務犯罪刑罰執行漏洞的填補等,都關乎司法追訴腐敗的正義性。

      總之,如果把腐敗比喻成政治共同體肌體上的“癌癥”,那么治標就是“化療”,其目的并不是將癌細胞徹底消滅干凈,而是持續性的改變癌細胞與健康細胞的比例,最終矯正、重塑肌體的正常體制。當前反腐治標的效果開始顯現,其對官僚體系帶來的震懾效應已經產生,但群體心理的干預也是一個長期過程。立足于此關鍵時期,既要通過持續性的治標以鞏固反腐的預期成果,也要為進入治本作出相應的準備,將黨內的體制改革和制度建設提上日程,同時突出司法程序在反腐上的實際作用。立足于整個國家的法治設計,還需要在黨內程序和正式的法律程序之間進行恰當的功能分工,并在各自完善規則的基礎上實現功能互補,最終塑造出法治反腐持久的強大威力。

    專題策劃: 搜狐評論
    国产成版人视频app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