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lpcxf"></mark>
<b id="lpcxf"></b>

    1. <input id="lpcxf"></input>
    1. <source id="lpcxf"></source>
    <source id="lpcxf"><input id="lpcxf"></input></source>
  • <u id="lpcxf"><tr id="lpcxf"></tr></u>
  • <mark id="lpcxf"><noframes id="lpcxf"></noframes></mark>
    搜狐網站搜狐星空

    網絡暴力恐怖主義是全世界公敵

    如果說,暴力恐怖主義是人類文明的一種病毒的話,那么,這種借助互聯網而傳播擴散的網絡恐怖主義,則是一種變異的新病毒。因為有了網絡這個介質,這種病毒的危害性、烈度發生了質變,是傳統病毒不可等量齊觀的。

      近年來,新疆破獲的暴力恐怖犯罪案件顯示,網絡傳播的暴力恐怖音視頻已成為主要誘因。

      據新疆公安廳介紹,抓捕的涉暴力恐怖犯罪的嫌疑人基本以80后、90后為主體,他們大多通過互聯網和多媒體卡等載體觀看暴恐音視頻,傳播宗教極端思想,學習“制爆方法”和“體能訓練方式”,借助QQ群、短信、微信以及非法講經點等交流制爆經驗,宣揚“圣戰”思想,密謀襲擊目標等。

      今天,我們對暴力恐怖主義分子有著清晰的認識:他們的價值理念,是極端的甚至反人類、反社會的認知,是殘忍、殺戮、暴力、恐怖的行動路徑。只要他們自己認為不對,不合自己的意愿,不能達到自己的目的,就去用極端的方式去解決,去拿無辜的平民百姓開刀,甚至以人肉炸彈的方式去和無辜者一道毀滅。

      毫無疑問,這樣的人對于任一個國家、民族、社會,都是極大的威脅、巨大的災難。對他們沒有任何理性可講,也不接受文明的涵養。姑息這樣的人,漠視他們的存在,最終遭致的就是對人類文明和法治的毀滅。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互聯網給人類帶來極大便利的同時,卻也給暴力恐怖分子們提供了便捷的途徑。有了互聯網的存在,他們就不是一個個孤立的群體,逐漸壯大“黑網”,在暗處吞噬著人類的生命與文明。

      在現實世界中,囿于地域等的限制,他們要想開展活動,就會面臨被發現的風險。有了互聯網,他們仿佛遇到了理想的“樂土”。并且,隨著移動互聯網技術的發展,暴恐分子利用其“渠道多、版本多、平臺多”等一系列新特點,把那些殘忍殺人、血腥襲擊的病態技巧與經驗,那些制造暴力恐怖的工具、原料與方法,都放在互聯網上。招募人員,以及暴恐思想、技術、資金、策劃等,都借助互聯網和社交媒體完成。

      借此,一些極端個人或組織,完全隱在了身后,卻不費吹灰之力地培養和培訓了源源不斷的暴力恐怖力量。一些有潛在恐怖傾向的人,也會因此而成為“獨狼”,成為無處不在的未知風險。

      如果說,暴力恐怖主義是人類文明的一種病毒的話,那么,這種借助互聯網而傳播擴散的網絡恐怖主義,則是一種變異的新病毒。因為有了網絡這個介質,這種病毒的危害性、烈度發生了質的改變,是傳統病毒不可等量齊觀的。

      涉嫌在2013年4月15日制造波士頓連環爆炸事件的焦哈爾•察爾納耶夫兄弟,生前就常在網上搜集勸告穆斯林人士投身圣戰的極端演說,最終成為令人恐怖的“獨狼”。連奧巴馬也聲稱,“我們現在必須要防范的,也是最可能發生的情景,不是大規模的、相互協作的恐怖襲擊行動,而是‘獨狼’行動”“如果有人精神錯亂或是被仇恨的意識驅使,他就有可能造成大規模的傷害,這類人的行動很難被發現和追蹤!

      種種現實表明,如果不打擊網絡恐怖主義,不采取各種有效手段禁止暴恐音視頻的傳播,人類社會將面臨一場可怕的災難。最終,將沒有一個國家可以獨善其身。

      因而,只有國際社會聯起手來,結成打擊網絡恐怖主義的同盟,對一切借助網絡傳播恐怖的行為決不手軟,才有可能把暴力恐怖主義打回到“非聯網狀態”,再以強有力的手段消滅之。

      最近,第68屆聯大評審《聯合國全球反恐戰略》,根據中方提出的修改意見,首次在全球反恐戰略的框架內寫入了打擊網絡恐怖主義的內容。這是國際社會的一大進步。

      惟有各國真正認識到網絡恐怖主義新病毒的極端危害性,而不是等到自己遭遇病毒的慘烈攻擊時才醒悟,那么,人類社會才可能把這種病毒徹底控制住。否則,它就會在不為人知的黑暗角落瘋長,為害一方。

    專題策劃: 搜狐評論
    国产成版人视频app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