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lpcxf"></mark>
<b id="lpcxf"></b>

    1. <input id="lpcxf"></input>
    1. <source id="lpcxf"></source>
    <source id="lpcxf"><input id="lpcxf"></input></source>
  • <u id="lpcxf"><tr id="lpcxf"></tr></u>
  • <mark id="lpcxf"><noframes id="lpcxf"></noframes></mark>
    搜狐網站搜狐星空

    別對黃海波嫖娼事件中的賣淫女網絡游街

    作為現代公民,應具備最基本的法治意識,意識到將嫌犯反手捆綁、游街示眾是傷害人權,意識到“網絡游街”同樣可鄙,意識到捍衛法治、尊重人權就是保障自己的權利。如果權力不被有效制約,誰都可能被“網絡游街”。

      5月16日,黃海波嫖娼被抓,當晚有微博網友爆料疑似的警方實錄,賣淫女相貌也被曝光,該網友目前已經刪除了微博,但爆料圖片已傳開。

      應當說,黃海波的嫖娼行為很不光彩,而涉事人信息以“疑似的警方實錄”這樣的方式公開傳播引發了一定爭議。非常遺憾的是,警方也并未對此事件發布過任何辟謠信息,這更讓公眾愿意相信爆料信息的真實性,加之媒體和社交網絡的疊加傳播,于是,賣淫女的相貌、身高、過往,乃至疑似“變性”都成為談資。有人向她吐口水,還有人一邊淫邪地想象她,一邊大義凜然地指斥她。

      在羞辱此女的同時,何嘗不是一種自辱?賣淫女的照片是誰散布到網上的?為何要散布?賣淫女也有尊嚴,她們從事的職業并不體面,但不等于她們就該被“網絡游街”。在信息時代,這種在網絡上曝光無疑類似游街式的羞辱,與現實游街并無兩樣,甚至更惡劣。

      這讓人不由想起幾年前,深圳警方在掃黃行動中,將抓獲的約100名賣淫女和嫖客游街示眾,當事人帶著手銬,身穿亮黃色的監獄服。此后,東莞警方用繩子牽著賣淫女游街,兩則消息傳出后,輿論嘩然。在一些地方,將賣淫女游街示眾,已成了不少執法者的習慣性做法,通過這種方式,仿佛可獲得執法快感,展示道德優越感。

      其實,無論是現實中的游街還是“網絡游街”,都值得商榷。治安管理處罰法明確規定,實施治安管理處罰,應“尊重和保障人權,保護公民的人格尊嚴”。公安部明確規定,辦案時對涉及的國家秘密、商業秘密或者個人隱私,應當保密。

      而早在2010年11月28日,公安部會同多部委下發通知,要求各地保護賣淫婦女人身權和健康權、名譽權、隱私權,不得歧視、辱罵、毆打,不得采取游街示眾、公開曝光等侮辱人格尊嚴方式羞辱婦女,要嚴格做好信息保密工作。這一通知極富現實針對性,然而“網絡游街”卻一再興起,既是對人權的傷害,也說明相關人員法治意識的淡薄,更暴露出一些媒體熱衷于眼球效應,不尊重基本職業倫理。

      但凡上了年紀的人,不會忘記文革期間的游街行為,人格尊嚴被粗暴踐踏。如果說那是綱紀廢弛的年代,如今游街已是現代文明的傷疤,與法治時代格格不入。

      觀看游街,過度消費賣淫女,以極其粗野的方式羞辱賣淫女,忽略她們的基本人權,還暴露出一種病態的心理,你不干凈你就該被羞辱。事實上,誰又比誰天然高尚?如此占據道德制高點居高臨下地貶低賣淫女,豈不可笑可悲?

      時代在變化,作為現代公民,應該具備最基本的法治意識,應該意識到將嫌犯反手捆綁、游街示眾是傷害人權,意識到“網絡游街”同樣可鄙,意識到捍衛法治、尊重人權就是保障我們自己的權利。如果權力不被有效制約,難保自己不會被“網絡游街”。

      其實,雖然沒法要求每個人都是道德高尚之人,但這不妨礙我們期待法治時代,期待自己的尊嚴被呵護,期待每一個人都享受法律的護佑。而要實現這些,除了與侵犯人權的行為抗爭之外,我們更需要不做傷害他人權利之事,不為虎作倀。

      讓文明火把驅散時代的幽暗,讓法治思維侵潤每個人的頭腦。若如是,類似“網絡游街”式的狂歡也就會少一些,我們的生存處境就會多一些尊嚴。(文/蘇西)

    獨家圖解:各國“買春”態度
    專題策劃: 搜狐評論
    国产成版人视频app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