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lpcxf"></mark>
<b id="lpcxf"></b>

    1. <input id="lpcxf"></input>
    1. <source id="lpcxf"></source>
    <source id="lpcxf"><input id="lpcxf"></input></source>
  • <u id="lpcxf"><tr id="lpcxf"></tr></u>
  • <mark id="lpcxf"><noframes id="lpcxf"></noframes></mark>
    搜狐網站搜狐星空

    “最美政協委員”劉迎霞的過山車人生

    與徐明相比,劉迎霞是非典型個案,她連高層權力的門還沒進去,就已經折戟沉沙了。但她的過山車軌跡,是中國民營企業家的共同命運。半政府化的央企,混沌的市場環境,不明晰的法律法規,造就了不清不白的企業家。

      全國兩會正在召開中,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齊聚北京,從各方媒體報道的情況看,本次兩會代表委員可用兩個字形容——低調。


     兩會之前,劉迎霞涉嫌行賄犯罪,被撤銷全國政協委員資格。

      以各級官員為主體的人大代表雷人雷語幾乎不見,因為沒有人敢出面接受采訪,東莞市長被記者圍追堵截一言不發,只在口里念叨“你們辛苦了”。代表們有的狂奔進電梯,有的躲進廁所尿遁,簡直成了貓捉老鼠游戲。

      每年兩會都在著裝大出風頭的李小琳樸素裝扮出席,神情肅穆。而由企業家和明星組成的委員陣容,同樣沉默是金,不跟記者照面。只有崔永元拿著他的提案大大咧咧進場,提案里也許有他近來操心的轉基因問題。

      兩會氣氛低調有兩個原因,第一個無疑因為昆明火車站的恐怖襲擊,這一恐怖行為,遠看將改變中國的某些戰略決策,近看直接影響的就是兩會,低調與沉默可看成對這一悲劇事件的哀悼。第二則與正在進行的反腐行動大有關系,石油系官員紛紛落馬,周斌家族及其秘書們鋃鐺入獄,圍繞在中石油周邊的企業家們受到牽連,代表委員都信奉少說話為妙。在反腐浪潮沖擊之下,今年一下有五名全國政協委員突然“消失“,曾被稱為“最美政協委員”的劉迎霞就在其中。

      從所有資料看來,在全國政協委員里,在中國的企業家里,在與中石油系有瓜葛的企業家里,劉迎霞都只是一個“小咖”,一個生意并不算大,涉入也不算太深的輕量級企業家。之所以得到這么高的關注,與她“最美委員”的頭銜不無關系,她云山霧罩的家庭背景更是增加了神秘感。但實際上,劉迎霞并非什么高干家庭,搞神秘只是為自己造勢,筆者在這篇文里討論劉迎霞,用意并不在這個人本身,而是想探討中國民營企業家的路徑與困境,順便說說代表委員到底是干什么的。

      劉迎霞1972年出生,15歲當兵入伍,后退伍上學,20歲開始創辦民營企業。2002年,30歲的劉迎霞入圍媒體評選的富人榜,身價5億,位列第179位。同年,劉迎霞成為黑龍江省最年輕的政協委員,2003年,31歲的劉迎霞成為全國政協委員,這是民營企業家在全國政協的新紀錄。在流行各種“最美”的年頭,年輕漂亮,衣著時尚的劉迎霞還被媒體評為“最美政協委員”。她還擔任全國青聯常委,全國工商聯城市基礎設施商會會長,中國民間商會會長,而最過硬的頭銜,莫過于全國工商聯副主席。這是劉迎霞過山車人生的巔峰時刻。

      兩會之前,全國政協發布決定,劉迎霞涉嫌行賄犯罪,被撤銷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資格。

      分析劉迎霞的相關資料,有三個方面值得玩味。第一,她的生意,基本承接的是政府重大工程,包括筑路修橋、政府辦公樓、國企小區、銀行裝修業務等,她的代表作是于2003年收購齊齊哈爾市自來水公司。可以看出,2001至2003年,是劉迎霞的“鷹翔時刻”。而當她離開哈爾濱,搬到北京尋找更大的天地,公司業務卻迅速萎縮了。很容易判斷出,那幾年的劉迎霞,有權力在為其開道,否則接下那些工程是不可能之任務。

      第二個值得懷疑的,是劉迎霞的家庭背景。劉迎霞面對媒體自稱父親在國外,前駐某國大使一度被認作其父親,后被證明錯誤。她的公司員工對媒體稱,劉父為軍隊高干,證據是2010年,劉迎霞曾用空軍運輸機運載價值5000萬元的物品捐贈玉樹災區。但據媒體調查,劉迎霞上的平民子弟小學,有網友爆料稱劉迎霞的父親是開小食品店的,叔叔是百貨批發站的,其丈夫以前在齊齊哈爾民航機場上班,也并非什么高干子弟。由此看出,劉迎霞的高干背景值得嚴重懷疑,也許只是一種虛榮或生意手段。

      第三,劉迎霞喜歡上層路線。從早年的發家史,到傳說中飛機上結交省領導,與中石油高層合作,再加上閃閃的官方頭銜,能夠看出劉迎霞的生意手法即是走上層路線,她從齊齊哈爾到哈爾濱到北京搬遷的過程,就是靠近不同層級權力的路線圖。但北京太大了,又太高了,競爭的企業家也太多了,超出了“鷹翔”的飛行能力。

      劉迎霞成名很早,跌落也很快,她大起大落的人生,使人聯想到另一位東北企業家徐明,就是搭上了薄熙來的快車,年紀輕輕就成為超級富豪,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著名企業家。

      這倆人都是東北人,用東北話說,他們的命運是一樣一樣的。都是出身不高,但都有眼色會辦事,身世都營造得很玄乎,都走上層權力路線,拿到的都不是一般項目。他們是光鮮的富豪,也是卑微的仆人,他們是權力的家奴、買單人和錢袋子,他們傍著官員們走向巔峰,又陪著他們走向末路,當權勢者倒下,也就一切樹倒猢猻散了。

      與徐明相比,劉迎霞是非典型個案,她連高層權力的門還沒進去,就已經折戟沉沙了。但她的過山車軌跡,是中國民營企業家的共同命運。一切說了算的權力,半政府化的央企,混沌的市場環境,不明晰的法律法規,造就了不清不白的企業家。中國有馬云李彥宏張朝陽馬化騰,但更加數不清的,是劉迎霞、徐明和劉漢。

      這樣的中國式富豪路徑,正是典型的政經環境造就的,沒有良好的法治環境,沒有制度保障,中國企業家無力保護自己,也無心合法地創業,只想走權力的捷徑。在目前的環境中,這是企業家的理性選擇,因為它最有效率也最安全。

    專欄策劃: 搜狐評論

    最新文章

    国产成版人视频app免费下载,男女做爰全过程免费的视频,亚洲成年人网站,动漫黄在线观看免费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