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lpcxf"></mark>
<b id="lpcxf"></b>

    1. <input id="lpcxf"></input>
    1. <source id="lpcxf"></source>
    <source id="lpcxf"><input id="lpcxf"></input></source>
  • <u id="lpcxf"><tr id="lpcxf"></tr></u>
  • <mark id="lpcxf"><noframes id="lpcxf"></noframes></mark>
    搜狐網站搜狐星空

    公平而充分的競爭,讓互聯網接管中國經濟

    近兩年,國內以互聯網金融為代表的互聯網生產力,通過對傳統金融和媒體等行業的顛覆性改造,也已經顯示出其所蘊含的巨大能量;ヂ摼W的發育已經證明,它確實具有成為未來中國經濟形態主要塑造者的稟賦。

      在日前舉行的“互聯網金融產業發展機遇”高峰論壇上,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張朝陽表示:合理放開互聯網金融,中國金融業不出十年就可產生中國的高盛和摩根史丹利。而互聯網金融的大背景,也映射出了互聯網接管中國經濟的進程,這給中國帶來了“蛙跳式”發展的機會。

      許多時候,鮮明的時代感,是在與歷史的對照中油然而生;ヂ摼W的聚合效應,從1995年起即已顯現。盡管資本市場一度出現泡沫,但沒有人能否認,互聯網具備新經濟的所有正向性,它已經并仍在產出偉大的公司和組織,并保持著強大的創新能力,改變著中國面貌。

      近兩年,國內以互聯網金融為代表的互聯網生產力,通過對傳統金融和媒體等行業的顛覆性改造,也已經顯示出其所蘊含的巨大能量;ヂ摼W的發育已經證明,它確實具有成為未來中國經濟形態主要塑造者的稟賦。

      就當下而言,充分發揮互聯網的正能量,讓互聯網能全面接管中國經濟,把握住給中國提供“蛙跳式”發展的機會,還有一些束縛尚待突破。

      在監管層面,與互聯網發展的碰撞增加了無謂成本。這特別表現在互聯網金融興起之后監管慣性的不安。盡管從公平競爭和防范金融風險的角度說,互聯網金融不能成為監管的法外之地,但央行暫停二維碼支付和虛擬信用卡,四大行下調快捷支付限額,以及央行銀監會聯手下發10號文規范第三方支付機構與銀行合作的傳聞,都給互聯網金融的發展預期帶來的變數。

      應當說,互聯網金融是破除傳統金融壟斷格局的外部增量改革力量,而且在事實上已在倒逼傳統金融變革。從鼓勵形成金融領域充分競爭的戰略出發,與其為互聯網金融的發展設限,不如為傳統金融松綁更有效益。監管之手,應為互聯網行業促進中國經濟保駕護航,而非成為負累。

      在認知層面,對互聯網還存在“堵”“導”糾結;ヂ摼W所展現出來的社會動員能力和資金聚集能力,對于傳統社會管理和經濟管理模式確實是全新挑戰。

      以互聯網金融為例,還未充分發揮作用,即已招致種種誤讀。比如,認定互聯網金融具備安全隱患。而事實是,互聯網金融對客戶信用的甄別主要依靠銀行完成,而且比傳統銀行更早地引入了保險機制。事實已經證明,如果不能消除對互聯網認知的誤讀,互聯網的發展空間就可能被人為限制。

      一旦人為限制,設置諸多壁壘,即便互聯網行業組織具有更好的組織能力、創新能力、管理能力、營銷能力,也難以實現“坐上坦克車做傳統行業,如入無人之境”。因此,要實現“互聯網接管中國經濟”的美好圖景,必須打破壟斷,實現公平、充分、自由的競爭,給民營資本以更大空間,這對中國推進徹底的市場經濟,也是一種有力促進。

      正如張朝陽所言,“相比一些傳統行業,中國的互聯網是競爭最激烈、最公平的一個行業”。這既是一個結論也是一個宣言。即便如此,互聯網行業自身也需時刻警惕避開發展陷阱?陀^看,互聯網之所以在中國具有跨越式發展能力,與傳統行業市場形態不完善密切相關。這為互聯網發展提供了額外的市場空間,也正是因為如此,互聯網行業更需要注意按市場規律行事。

      即便在充分競爭環境下,高盛也是經歷了瘋狂擴張瀕臨倒閉、發行風波、資產管理黑洞等諸多曲折才發展壯大,互聯網金融鼻PAYPAL公司在短暫輝煌后最終倒下,這些教訓,中國企業并非沒有可汲取之處。事實上,按市場規律行事,也是協調監管制度,盡量減少磨合成本的需要。

      互聯網金融只是行業發展的一面鏡子、一個縮影,未來互聯網行業還會有更多觸角,行將涉及到國計民生的諸多領域,不斷催生出新的商業模式,會讓“平等、開放、連接、互動、創新”的互聯網精神深深觸及國人靈魂。這就需要從更廣闊的歷史視角看待互聯網行業,管理的腳步需要跟上發展的節拍。我們或許永難定論,最初作為一種技術手段引入中國的互聯網,究竟會給這個擁有五千年文明的古國,帶來多么巨大的影響。

      而就中國目前經濟格局的現實而言,盡可能實現充分競爭尤其關鍵。這就要求,政府別再扮演“董事會”的角色,在微觀層面過度干預,而應該重點考量:監管究竟是促進了公平競爭還是抑制了公平競爭?是引入了競爭格局還是保護了壟斷格局?在監管過程中能否避免親疏之分?

      只要用心打造出一個能夠破除壟斷、充分競爭、公平仲裁的市場環境,假以時日,中國互聯網行業就可能給中國帶來“蛙跳式”發展機會,進而全面接管中國經濟。這個創造了諸多奇跡的行業,永遠令人充滿期待。(文/徐立凡)

    專題策劃: 搜狐評論
    国产成版人视频app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