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lpcxf"></mark>
<b id="lpcxf"></b>

    1. <input id="lpcxf"></input>
    1. <source id="lpcxf"></source>
    <source id="lpcxf"><input id="lpcxf"></input></source>
  • <u id="lpcxf"><tr id="lpcxf"></tr></u>
  • <mark id="lpcxf"><noframes id="lpcxf"></noframes></mark>
    搜狐網站搜狐星空

    呼格案拷問司法 更拷問人性

    這一類墓碑式案件,傷害的不僅僅是當事人的生命,改變的也不僅僅是當事人家屬的命運,而是摧毀著社會的基本秩序,摧毀著人們對于法律的信任,摧毀著向善的人性。整個社會付出了巨大的犧牲和成本。

      12月15日上午,在萬眾矚目中,內蒙古自治區高級法院對呼格吉勒圖故意殺人、流氓罪一案作出再審判決,撤銷內蒙古高院1996年作出的關于呼格吉勒圖案的二審刑事裁定和呼和浩特市中級人民法院1996年對呼格吉勒圖案作出的一審刑事判決,宣告原審被告人呼格吉勒圖無罪,并向其父母送達了再審判決書。

      18年前,18歲的呼格吉勒圖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被內蒙古高院認定犯故意殺人罪、流氓罪并被執行死刑。

      9年前,一名系列強奸殺人案犯罪嫌疑人趙志紅供稱當年案件是自己所為!罢鎯础背霈F,引發媒體和社會對呼格吉勒圖案的廣泛關注。

      在這中間漫長的18年里,呼格的父母走上了漫漫上訪路,自己也成了“維穩”對象,這一過程的艱辛傷痛和煎熬,唯有天知地知自己知。

      我們不會相信,如果沒有呼格父母對兒子的信任,沒有呼格父母這種堅忍不拔的努力,呼格的沉冤會有昭雪的一天。

      我們也不會相信,如果沒有9年前,另一個案子犯罪嫌疑人的意外落網和自供,呼格的沉冤會有昭雪的一天——想想,即便從“真兇”出現到無罪再審判決,中間又過了9年時間!

      我們也不會相信,沒有媒體、沒有一些記者個人以及律師的不懈努力,呼格的沉冤會有昭雪的一天。

      我們也不會相信,如果沒有傳播技術的進步,讓更多人了解到了呼格案的荒唐與殘酷真相,呼格的沉冤會有昭雪的一天。

      所以,當內蒙古高院對呼格案再審作出無罪判決,內蒙古高院副院長向呼格父母說“對不起”的時候,我們必須承認,這勝利的榮譽不能由司法部門獨享;甚至苛責一些,是司法機構讓這勝利遲到了9年。

      這并非是純粹意義上法律正義的勝利,我們更愿意相信這種勝利的偶然性。包括此前的佘祥林案、趙作海案,也包括正在異地重審的聶樹斌案。我們也更愿意承認,這是人性良善對抗黑暗人性的勝利。

      在法律的正義姍姍來遲之前,幾乎所有通過報道了解此案的有良知和常識的人,都早在自己的心中做出了正義的裁決,司法的審結只不過是最后程序的完成。

      法律正義無疑是理性的、冷酷無情的。但是,呼案18年的過程,并沒有讓我們看到法律正義的理性冷酷,而只看到了法律名義掩蓋下的人性的黑暗與殘酷。

      事實上,從呼格成為公安機關的偵查對象起,到復查再審,法律正義直到最后審判時才有閃耀,而人性的黑暗,幾乎遍布了這一類案件的所有環節。

      我們不知道,當那些明明知道口供是通過刑訊逼供得出的鐵石心腸的公安、檢察和法院的相關人員,當時會有怎樣的快意或不安;我們不知道,當呼格的父母上下奔走時,這些當年的辦案人員,心里有沒有閃過一絲的愧意?我們不知道,當“真兇”浮現后,這些當年的辦案人員有沒有產生過一絲后怕?我們不知道,當“真兇”浮現后,長達9年的時間里,那些本該立即啟動復查的司法人員,又是如何讓無辜者的父母活活再煎熬了9年?

      但凡這一過程中的任何一個工作人員,他們只要有一絲對生命的敬畏,對法律的敬畏,有一絲人性,其結果恐怕就不是這樣。

      但是,答案可能是“不會”。不只因為,“真兇”出現的過去9年來,他們一直保持沉默;更因為他們也只是那臺背離法治軌道大機器上的一顆顆螺絲釘而已。

      所以,無論是佘祥林案、趙作海案,還是呼格案、聶樹斌案,都絕非是偶然的個案。而是過去有法律而無法治的惡果。從另一個意義上說,無論是佘祥林、趙作海還是呼格,他們的沉冤得雪,到目前為止,都可以說是偶然的。在他們之外,有更多的早已石沉湮沒的悲劇命運。

      冤情非個案,洗冤為個案。這才是最令人悲愴之事。

      這一類墓碑式案件,傷害的不僅僅是當事人的生命,改變的也不僅僅是當事人家屬的命運,而是摧毀著社會的基本秩序,摧毀著人們對于法律的信任,摧毀著向善的人性。整個社會付出了巨大的犧牲和成本。

      如果命案速破的嚴打時代重新到來,如果疑罪從無的思維不能成為司法界的常識,類似的悲劇還會發生。

      如果司法人員沒有對生命的尊重,沒有對法律的敬畏,這樣的悲劇同樣會繼續。

      但我們也愿意相信,在這個社會更加開放的時代,在這個技術進步摧毀了信息壟斷基石的時代,呼格式的悲劇,會越來越少。

      在這個意義上,呼格案的再審無罪判決和聶樹斌案的異地重審,才顯出了我們社會的微弱進步。(文/朱學東)

    專題策劃: 搜狐評論
    国产成版人视频app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