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lpcxf"></mark>
<b id="lpcxf"></b>

    1. <input id="lpcxf"></input>
    1. <source id="lpcxf"></source>
    <source id="lpcxf"><input id="lpcxf"></input></source>
  • <u id="lpcxf"><tr id="lpcxf"></tr></u>
  • <mark id="lpcxf"><noframes id="lpcxf"></noframes></mark>
    搜狐網站搜狐星空

    監督紅會與郭美美無關

    將紅會放到聚光燈下監督,是郭美美用錯誤的方式開啟的正確的事業。錯誤的方式,是因為郭美美的造假炫耀身份確實與紅會無直接關聯。正確的結果,是因為對紅會這樣全國性巨大的慈善組織,長期以來,公眾給予的監督一直不對等。

      郭美美,這名因“紅會”事件而一夜成“名”的網絡“炫富女”,近日涉嫌賭博犯罪被刑拘。郭美美供述,“其實我和我身邊的親人、朋友、包括我前男友王某,都不是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我本人也不認識任何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因為自己的虛榮心,犯下了一個很大的錯誤,導致紅十字會這幾年名譽受損這么嚴重,現在說對不起都不足以來表達我的歉意!

      將紅會放到聚光燈下監督,是郭美美用錯誤的方式開啟的“正確的事業”。錯誤的方式,是因為郭的造假炫耀身份確實與紅會無直接關聯。正確的結果,是因為對紅會這樣全國性巨大的慈善組織,長期以來,公眾給予的監督一直不對等。

      郭美美此前被拘,最解恨的也許就是紅會;如今,郭美美道歉并承認與紅會毫無關系,最如釋重負的當是紅會。毋庸諱言,郭美美,這個虛榮心極強的拜金女,當初確實故意消費紅會,她發布豪車、奢侈品等炫耀奢華生活方式的照片,將與她本人、中紅博愛均無關系的中國紅十字會推進了輿論漩渦,進而引發慈善信任危機。這是紅會之不幸。

      然而,必須重申或者理清的基本事實是,郭美美有問題,并不意味著紅會是健康的。中國紅十字會常務副會長、黨組書記趙白鴿說過:“一個有著107年歷史的紅十字會,怎么會在一個小姑娘郭美美的沖擊下產生這么大的問題?我很震撼,也在深思!彼械娜硕荚谏钏,郭美美為何具有如此神奇的魔力?其實,郭美美只是扮演了最后一根稻草。沒有多年來日積月累的失信,紅會聲譽不會一朝崩裂;沒有公眾對紅會嘖有煩言,郭美美再拉升仇恨,紅會品牌也會紋絲不動。

      紅會并非“死”于郭美美的謀殺,而是死于自殺。長期以來,紅會所代表的官方慈善機構早已露出了道德破綻,乃至法律層面的死結。只是,她能艱難地化險為夷,直到碰見郭美美這個無知的“殺手”。郭美美越無知,她的炫富就越具有可信度;郭美美的炫富越惡劣,紅會所受到的傷害就越大。必須得承認一個樸素的事實,郭美美扮演了一個符號,不少人借機來宣泄對紅會不滿。而炫富事件發生后,紅會回應較差,堪稱負分,這是官辦慈善機構的笨拙與傲慢,由此更加加重了公眾的不信任。

      多年來,紅會確實有諸多失分之處。比如,成都紅十字會設立的募捐箱因長年疏于管理,導致捐款發霉;多地紅十字會存在要求醫院捐款以換取器官捐獻者資源的情況;佛山市南海區紅十字醫院把活嬰當死嬰扔棄……如此種種,以至于有人把紅會稱為“黑會”。這種表達確實過于情緒化,但反襯出紅會聲譽近乎破產。更反襯出,紅會確實應該受到監督,有沒有郭美美事件,紅會都應該被監督。郭美美事件之后,紅會更應該受到監督。

      眾所周知,和平年代,紅會主要擔負著“三救”與“三獻”的工作,所謂“三救”是指“救援、救護與救助”,“三獻”是指“獻血、獻肝細胞與獻器官”。中國紅會也曾經發揮重要作用,但功過不能相抵,越是位置重要,越需要受到監督。紅會社監督委委員王永都承認,紅會在這么多年的發展中,肯定存在一些不足,甚至存在一些很嚴重的問題。比如,貪污腐敗的問題,因為紅會的系統是非常龐大的,總部也許沒有人貪污,但并不代表分會沒有人貪污,支會沒有人貪污。王永還表示,人們之所以支持紅會去行政化,關鍵是對行政體制效率低下、信息不透明或者貪污腐敗,異常痛恨。

      誠然,絕大多數人希望紅會紅起來,繼續發揮作用,希望紅會公開、透明、廉潔、高效,希望紅會遏制腐敗,提高公信力。但是,沒有公開透明就沒有公信力,作為一個龐大機構如果沒有嚴格監督,也不可能自動廉潔高效,監督是最好的利器。日前,《學習時報》刊發了中國紅十字會黨組書記趙白鴿答該報記者問文章。趙白鴿提到,各級紅十字會應按照規定嚴格執行信息公開制度,做到資金募集、財務管理、招標采購、分配使用等捐贈信息公開透明,切實保障捐贈人和社會公眾的知情權、監督權。這是艱難的轉身,也是必須的轉身。這是遲到的轉身,也是可喜的轉身。

      有效的監督是紅十字事業健康發展的重要保證。應建立和完善法律監督、政府監督、社會監督、自我監督相結合的綜合監督體系;建立健全紅十字會經費審查監督制度,加強監察、審計部門對紅十字會的監察、審計;建立績效考評和問責機制,嚴格實行責任追究。無論普通公民還是紅會負責人,都已經意識到了這一點。期待紅會受到的監督更猛烈些,更有效些。于此而言,郭美美事件未必是壞事,若能促進紅會轉型倒也不無現實價值。(文/蘇西)

    專題策劃: 搜狐評論
    国产成版人视频app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