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lpcxf"></mark>
<b id="lpcxf"></b>

    1. <input id="lpcxf"></input>
    1. <source id="lpcxf"></source>
    <source id="lpcxf"><input id="lpcxf"></input></source>
  • <u id="lpcxf"><tr id="lpcxf"></tr></u>
  • <mark id="lpcxf"><noframes id="lpcxf"></noframes></mark>
    搜狐網站搜狐星空

    MH370飛機失聯 誰在火上澆油?

    類似“失聯”的突發性事件,正是各路人馬憑借表現“扳回分差”的良機,媒體更應時時提醒自己,應表現出對科學、規律的尊重,須知專業性、權威性,才是在這個“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時代里,媒體人安身立命的看家絕招。

      拜資訊時代到來所賜,馬航MH370客機自3月8日失聯至今,媒體幾乎保持了不間斷、全方位的關注、跟蹤和報道,為中外關心客機和機上乘員命運的無數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寶貴、及時、海量信息。

      如今客機和機上乘員下落依舊不明,且幸存的希望也愈益渺茫,媒體和媒體人仍在不懈努力,辛勤工作,這從新、舊媒體報道量的密集,和大量記者各顯神通趕赴國內外幾個“關鍵點”的勤勉,就可看出一斑。

      MH370的相關新聞,近幾日幾乎占據了全球各大媒體的頭條版面,可謂不折不扣的“熱點之熱點”,不論從人道主義、同情心或純新聞價值觀考量,對失聯客機的報道投注更多熱情和積極性,都是理所當然的。

      但僅有這些,在資訊和“自媒體”時代,是遠遠不夠的,媒體和媒體人也應在報道中突出專業性、權威性,表現出對科學和規律更多的尊重。

      失聯之初,不少媒體人、尤其一些急于搶新聞的媒體官微,在自身采編力量未到位的情況下盲目相信微博、微信消息,又受到馬來西亞、越南方面信息混亂的誤導,屢屢發布“生命力”以小時甚至分鐘計的“段子式新聞”,這些新聞的屢屢出臺又很快被證明不實,不僅客觀上混淆了視聽,而且影響了媒體和媒體人的公信力。

      在采訪乘客家屬過程中,不少媒體人“代入感”過強,一方面屢屢出現因急于搶鏡頭而遭家屬反感的情況,另一方面,某些不專業、不恰當的“代入”,誤導了部分家屬,給他們不切實際的期望,或誘使他們提出不切實際的要求,如某媒體報道的“部分家屬三點要求”就顯得很不專業——

      其中第一條要求是“:強烈要求馬航在3月9日17時前公布事件真相”,很顯然,倘對方屆時自己也不知道“事件真相”,是無法及時公布的,而且,誰又能保證,“事件真相”在激動情緒和不恰當引導下,會被當做“事實真相”接受?

      還有人指出,馬航事件發生后,之所以在微博、微信群中出現所謂“越南通訊社”發現海上飛機殘骸及幸存者等荒誕的假消息,是因為新華社與中央電視臺等傳統媒體在全球、甚至在與中國比鄰的東南亞地區資訊獲取及信息處理能力薄弱。網友爆料,新華社與央視的駐外記者,只是負責從當地媒體編譯資訊,而缺乏自主采集處理第一手資訊的能力。更有甚者,有人評論說,連翻譯都是在當地找的。

      此外,部分媒體官微在時間逐漸流逝,大家都對殘酷性逐漸心知肚明之際大秀廉價“小清新”,是大煞風景的事。

      如今失聯已過去好幾天,但真正有效的信息并不多,一度被關注的某些“特殊信息”,也有多種解讀的可能性。

      如被認為是“恐怖襲擊疑點”的至少兩人持假護照登機,就同樣存在僅是簡單的“人蛇”行為可能性(利用盜來的真護照,通過中轉接力的手段將“人蛇”從東南亞輾轉送進申根國家,是東南亞“蛇頭”常用的手段,這條“產業鏈”運作已有十多年之久),僅僅憑借這些零星線索,貿然做“業余福爾摩斯”,而不同時客觀提供更多參照和可能性比較,很可能在無意中構成“信息篩選”和“信息加工”的誤導。

      “自媒體”時代最大的特點,是信息量多、反應速度快,來源繁雜,但真偽難辨,而此次失聯客機事件中,馬航等直接責任方在信息透明度方面的一些缺失,又給媒體的準確報道增加了更多難度。

      在這種“復雜電磁環境”下,就要求正規媒體、媒體人充分發揮自身的專業性、權威性和負責態度,把握好“搶時間”和“重精確”間的微妙平衡,須知此時此刻,跟“自媒體”比快、比“掉頭”,是斷然比不過的,而公眾在信息滿天飛的當下,恰需要精確、靠譜的信息和信息源——哪怕稍稍慢半拍也無所謂。

      事到如今,不管抱著怎樣的期待和熱望,絕大多數乘員親友和關注客機命運者,對事態的嚴重性都已開始抱最壞打算,但其中一些人不免仍抱有一絲幻想,另一些人則因希望破滅,而陷入極度沮喪、憤怒之中。3天多紛至沓來、忽冷忽熱且自相矛盾的各種傳聞,又將這些本就情緒極度不穩的“特殊人”,撩撥得時而亢奮驚喜,時而沮喪頹唐,心緒的大起大伏,對于這些已經和家人失聯的人們,是再度“二次傷害”,且這種后果不僅僅局限于這些親友,也很容易蔓延為社會心理健康問題。

      此時此刻需要媒體人更尊重科學和規律,并將之放在較“搶新聞”更重要的位置上,應通過自己的工作和努力,幫助親友和家屬平靜下來,客觀、務實地應對所必須應對的一切,而不應對這種不穩定的情緒推波助瀾。

      同樣,對于公眾的關注,對他們急于了解全部事實真相的心情,媒體和媒體人也應客觀對待,并在報道中遵循科學和規律,力避有意無意地迎合、引導公眾情緒,使之向不切實際的方向發展。

      事實上,即便科技高度發達的今天,對處于航線巡航狀態下的客機,也無法做到“不間斷”監控,在沙漠、海洋等上空存在著一些雷達、電子盲點,而兩個地面監控站監控的交界處,則是最容易出現失聯的區域,盡管在這一狀態下失事的客機不多,但一旦出問題,調查也是最難的。

      法航AF447在2009年發生的“6·1”空難,正式調查結果直到2011年7月29日才出臺;華航611航班2002年的“5·25”空難,初步認定結果是2006年,至今仍有許多疑點尚未澄清。在互聯網時代,新舊媒體和媒體人無不受到巨大沖擊和嚴峻挑戰,類似“失聯”的突發性事件,正是各路人馬憑借表現“扳回分差”的良機,但越是在這樣的時刻,媒體和媒體人更應時時提醒自己,應表現出對科學、規律的尊重,須知專業性、權威性,才是在這個“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時代里,專業媒體、媒體人安身立命的看家絕招。

    專欄策劃: 搜狐評論

    最新文章

    国产成版人视频app免费下载,男女做爰全过程免费的视频,亚洲成年人网站,动漫黄在线观看免费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