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lpcxf"></mark>
<b id="lpcxf"></b>

    1. <input id="lpcxf"></input>
    1. <source id="lpcxf"></source>
    <source id="lpcxf"><input id="lpcxf"></input></source>
  • <u id="lpcxf"><tr id="lpcxf"></tr></u>
  • <mark id="lpcxf"><noframes id="lpcxf"></noframes></mark>
    搜狐網站搜狐星空

    章子怡,內地最有故事的花旦

    李安說章子怡最大的優勢是純真,在章子怡的電影角色中,最打動我的也是這一點。所以,雖然不太確定,也許完全誤解,但我愿意祝福章子怡以及她遭到詛咒的愛情。

      內地演藝界幾個花旦里面,章子怡不是我最感興趣的。范冰冰狐媚惑主,高圓圓太過漂亮,周迅愛點過低,趙薇一臉福相,章子怡過于上進,徐靜蕾才是我喜歡的菜。本來以為他們人生就這樣了,沒想到幾年之后,章子怡出落成最有故事的人,成了最聲名狼藉的姑娘,反倒讓人刮目相看了。


    汪峰演唱會深情告白,章子怡臺下觀看。

      章子怡一直人緣不好,大眾沒來由地不待見她,估計連她自己都解釋不了。其實原因不復雜,人們不喜歡一個姑娘性格好勝,也不喜歡她運氣太好。其實論緋聞,周迅一點不比章子怡少,宏聲、樸樹、竇鵬、宋寧、亞鵬、大齊、王朔,有文藝青年,有富二代,也有登徒子,但周迅每次戀愛都是賭命,永遠縱身而上,結果鮮血淋漓,還不長記性,愛在傷口撒鹽。章子怡不一樣,在男歡女愛的道路上,她是武林高手,攻守兼備,予取予求,但奇怪的是,她總是選擇比她更高的對手,本想贈人蒙汗藥,結果總是被人麻翻,既敗了陣仗,也壞了名聲。

      真和癡是周迅弱點,也是她的優點,而章子怡生性好強,不甘示弱,反倒容易吃悶虧。很多人說章子怡功利,找的人都不是善茬,但如果換個角度理解,以她出道時的高處不勝寒,又有哪個青皮后生敢泡她?最后只能跟了閱人無數臉厚心黑的成功老男人。當然事實可能并非如此,我只是想說,生活從來比肥皂劇豐富一百倍,而看生活的人,卻往往只具備肥皂劇水平。

      從霍家公子到外籍男友,從潑墨事件到今日說法,章子怡的公眾形象一直穩步下行,到汪峰這兒算到了最低谷。良家婦女談到這一對璧人,還用上了“奸夫淫婦”的字眼,端地是人言可畏,如《臥虎藏龍》里說的:“江湖里臥虎藏龍,人心里何嘗不是?刀劍里藏兇,人情里又何嘗不是?” 實際上,“奸夫淫婦”這四個字,在小說電影和真實世界里,多隱藏著更復雜的信息,存在著想象空間。只要想想文學作品中安娜卡列尼娜、包法利夫人等“不檢點的女人”,以及他們的悲劇命運,你是否會遲疑一下,自己真的了解章子怡嗎?自己是否正成為振臂高呼“殺死她,殺死她”的烏合之眾?

      《最愛》是2011年的電影,拍這個片子的時候,章子怡剛剛經歷“三重門”,顧長衛頗有“世人皆欲殺,吾意獨憐才”的精神,將章子怡帶到山溝里呆了半年。命運仿佛是故意捉弄,又仿佛有意啟示,讓章子怡和郭富城在電影演了一對愛人,都感染了艾滋病,在村里人歧視中相憐相愛,成為世人眼中的“奸夫淫婦”,最后一同死去。這對章子怡既是折磨,同時又是救贖,就像心理醫生救助病人,常要她把不堪回首的經歷講出來,直面才能放下,只要躲避就永遠無法治愈,章子怡演琴琴,大概就類似這樣一個心理療程。我相信顧長衛和《最愛》救了章子怡一回,所以章子怡才會說:“那段時間我不敢有自己的世界,因為如果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只有去上吊了,是琴琴救了我一命。活在她的世界里,跟她一起感受命運的曲折。她不是一個角色,她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陪伴我直到盡頭。”

      也許角色帶給章子怡的不止是治病救人,還有靈魂的事。章子怡最幸運的是,不管現實生活如何雞毛,她總會遇到好導演和好角色,《我的父親母親》和《臥虎藏龍》讓她走向成功也走向迷失,而《最愛》和《一代宗師》讓她有機會沉潛反思。跟顧長衛半年,再跟王家衛三年,章子怡演藝生涯的第二階段、人生的黑暗時期,遂有了停盤調整的環境,也有了推開另一扇門的機會。

      兩年前,《新京報》記者孫琳琳采訪章子怡,她說對愛情依然渴望,當愛情到來時“會像一只小鳥兒一樣飛過去”。外人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實是章子怡的確開始尋找愛情。她重出江湖的第一段愛情更像次演習,努力但有點笨拙,挑的人也不太搭,到汪峰就有了愛誰誰豁出去了的勁兒。但可惜的是,她正確的愛情,來的卻不是時候,遇到的也未必是合適的人,因為那個人比她更“聲名狼藉”。這讓她自認終于到來的真正愛情,不僅沒得到人們的祝福,反而迎來漫天的口水,對于一個剛剛走出來的人,這很悲劇不是嗎?

      境界可以改變,性格則很難,環境越是不好,反倒可能激發章子怡的斗志,可在愛情方面人沒辦法和命運較勁,這事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有的人諸事順遂,有的人則注定坎坷,不公平但沒轍。事業眷顧爭強好勝的孩子,但愛情總是恰恰相反。

      池莉描寫文革的同名小說《懷念聲名狼藉的日子》里的豆芽菜,我十年前喜歡,現在重讀還是喜歡:“不幸的是,豆芽菜就是一個水性楊花的女子。更不幸的是,豆芽菜還以水性楊花為榮,那就沒有辦法了。小丫頭豆芽菜探索自由和愛情的興趣,天然而生且永無止境。黃龍駒公社的知青歷史因為聲名狼藉的豆芽菜而充滿色彩,豆芽菜因為歷史的生動而聲名狼藉……”小說最后寫道:“只有豆芽菜,成了一個聲名狼藉的女孩,是小妖精的代名詞,對她真情永不變的只有馬想福的狗。”

      懷念聲名狼藉的日子,“懷念”二字意味深長,我甚至能讀出池莉老師的羨慕嫉妒恨。在有些時候,有些人身上,“小妖精”是最高的贊美,“聲名狼藉”等同于真正的愛情,而“奸夫淫婦”則給愛情加上奮不顧身四個字。

      李安說章子怡最大的優勢是純真,在章子怡的電影角色中,最打動我的也是這一點。所以,雖然不太確定,也許完全誤解,但我愿意祝福章子怡以及她遭到詛咒的愛情。一個女孩,一個生活單調的年輕女孩,先山溝里呆半年,再樹林里呆三年,如果不找個人談戀愛,那還是人么。

    專欄策劃: 搜狐評論

    最新文章

    国产成版人视频app免费下载,男女做爰全过程免费的视频,亚洲成年人网站,动漫黄在线观看免费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