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lpcxf"></mark>
<b id="lpcxf"></b>

    1. <input id="lpcxf"></input>
    1. <source id="lpcxf"></source>
    <source id="lpcxf"><input id="lpcxf"></input></source>
  • <u id="lpcxf"><tr id="lpcxf"></tr></u>
  • <mark id="lpcxf"><noframes id="lpcxf"></noframes></mark>
    搜狐網站搜狐星空

    綁架中國漁民,故事“無頭無尾”

    作為船主、漁民,應杜絕世代相傳的“花錢買平安”積習。事實證明,購買來歷不明的異國“捕撈證”對自己的海上安全毫無保障,而向異國基層執法隊伍“消財免災”,更徒然刺激對方的貪欲。當對方是朝鮮時,更要提高警惕。

      和平年代里,從事危險工作的人最多忌諱,因為生命隨時受到天災人禍的威脅,對“口彩”便有著異乎尋常的敏感。而常年在海上討生活的漁民,就是這重口彩、多忌諱的群體中一員。波濤之不測,意外之頻繁,讓這些架扁舟一葉,勞作于茫茫汪洋中的人們格外珍惜生命、注重安全。


    此次16名被扣的中國漁民。

      可想而知,當5月5日深夜,載有16名中國漁民的“遼普漁25222”漁船在黃海被朝鮮巡邏艇補扣,并接連9次致電索要“罰款”之際,這艘漁船的船東,16名漁民的妻兒老小,以及黃海周邊遼寧、山東兩省千萬同病相憐的漁民兄弟,心里是多么焦慮,多么惴惴不安。

      5月20日傍晚,一則“漁船及船員已獲釋”的消息不脛而走,一度讓許多關心漁民生命財產安全的人們如釋重負,但人們很快發現,這不過是個讓人哭笑不得的誤會:5月20日朝鮮的確釋放過中國漁船、漁民,但不是今年而是去年,不是“遼普漁25222”,而是去年5月8日被朝鮮軍方抓扣的“遼丹漁23979”、“遼丹漁23528”、“遼丹漁23536”三艘丹東籍漁船。

      正所謂關心則亂,然而“亂則關心”:這個讓人哭笑不得的誤會理應再度喚醒人們的關注和記憶——對于在黃海海域作業的中國漁船而言,來自朝鮮軍方的“波濤”已非偶然,去年此時便有3艘同時被扣的例子,而今年的“遼普漁25222”也已至少是遭逢相同命運的第三艘。

      也正因如此,當一覺醒來,再度傳出“人船獲釋且平安”消息時,人們將信將疑,再也不敢輕言采信,直到船主親自向媒體證實,才算放下一顆心來。

      “親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人總是健忘的,但去年此日發生、如此重大的事件,僅隔一年便出現這樣的烏龍,并非僅僅因為公眾的健忘,更不是人們對漁民兄弟命運漠不關心,而是在上一起事件的解決過程中,存在太多人為“留白”:事件的前因、后果、責任、結論,是否交付“罰款”,如是本方責任,船主、漁民如何處理,倘是對方責任,有無責令對方道歉并賠償損失……有關方面也好,當事人也罷,似乎滿足于“撈人”,人回來就好,其它再說,而“再說”實際上等于“再也不說”,有關部門主動閉嘴,媒體則被動閉嘴。

      舊事不提,單說新事。今年早些時候發生的兩宗類似事件,同樣是“撈人為止”,是非不論;此次從事發到公諸于世,過程長達10天,期間不斷有人暗示或明示船主“交點錢,弄回人”、“別把事鬧大”,倘非船主實在沒錢,不得不求助于外交部門和媒體,這件事恐怕也會變成又一樁“撈人為止”的老生常談吧?

      生命誠可貴,以被扣漁民的生命安全為首要保障,本身并無不妥。但這并不意味著不問因果,不查是非,不排隱患,不亡羊補牢。從2012年的5月20日到2013年的5月21日,時間過去了整整一年,息事寧人的結果是事未息,人未寧。黃海上的每一艘中國漁船,都不得不整日籠罩在“東來人造風暴”的陰影下。

      如今盡管人船平安,但事情已經鬧大,斷不應再如去年此日那般以撈人、撈船成功為了局,而應借船老大們的一句切口,求個“有頭有尾”的故事結局。

      所謂“有頭”,即把整個事件的真相、來龍去脈,擺在臺面上說個清楚,是非曲直,孰是孰非,都要有個明確的說法,該是誰的責任就是誰的責任,該怎么負責就得怎么負責,倘如船主和部分知情漁民所言,責在對方,則必須讓肇事者付出應有的代價。即便漁民自身也有過失,國有國法,船有船規,也斷不容這種綁票勒贖式的“私了”,一年來6艘漁船、幾十名漁民的遭遇已再明白不過地表明,不問是非、不求“說法”的花錢,非但買不來平安,反倒會招來嗜血逐利者更多的貪婪之手。

      所謂“有尾”,即不能將整件事的善后,劃到“還人還船”——也就是目前的階段——為止,一不給交代,二不作追究,三沒有權威解釋,甚至讓媒體也“到此為止”,讓船東、漁民“別再隨便說話”,希望將2013年的“5月漁船事件”,如2012年的同類事件般,成為一個孤立個案。事實業已證明,“遼普漁25222”的遭遇既不孤立,也非個案,有關方面如不能協調朝鮮方面,從雙邊機制上杜絕源頭,類似事件就會年復一年、周而復始發生,對漁船、漁民的傷害更大,對社會穩定和政府公信力的沖擊也注定一次更甚一次。

      事實證明,黃海漁場并不太平,中國漁民在作業時經常遭遇外國執法船只的干預,是非曲直且不言,中方執法力量在這一海域的缺位,客觀上令中國漁船、漁民得不到最可依賴的安全保障,而當漁業執法糾紛產生時,也往往令人們只能聽到對方的一家之言。中國近年來在東海、南海等水域更開闊、矛盾更復雜的海域,已有效加強了巡邏執法力量,對當地漁船、漁民的保護力度顯著增強,黃海是半封閉的陸緣海,建立常態化的,讓本國漁船漁民和其它國家執法船、漁船“看得見”的執法體系,在相關漁場、海域執法方面發出中國自己的聲音,不應該是一件難事。

      作為漁船船主、漁民,也應杜絕世代相傳的“花錢買平安”積習,事實證明,購買來歷不明的所謂異國“捕撈證”對自己的海上安全毫無保障,而向異國基層執法隊伍“消財免災”,更徒然刺激對方的貪欲。當對方是朝鮮時,尤為要提高警惕。不論是官、是民,切忌養癰遺患。

    專欄策劃: 搜狐評論

    最新文章

    我來說兩句

    国产成版人视频app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