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lpcxf"></mark>
<b id="lpcxf"></b>

    1. <input id="lpcxf"></input>
    1. <source id="lpcxf"></source>
    <source id="lpcxf"><input id="lpcxf"></input></source>
  • <u id="lpcxf"><tr id="lpcxf"></tr></u>
  • <mark id="lpcxf"><noframes id="lpcxf"></noframes></mark>
    搜狐網站搜狐星空

    英女王添曾孫 加拿大人為何舉國歡慶

    加拿大總理哈珀在“劍橋王子”誕生后不久,就在推特上發表賀詞,稱“謹代表加拿大全國人民,衷心祝賀劍橋公爵夫婦和全體王室成員”,這是外國政府首腦中第一位對英國王室添丁發表聲明的。

      英國女王長孫、威廉王子的妻子凱特王妃生下一名男嬰,一個多世紀來英國王室首次實現四世同堂,這對于英國而言自然是喜從天降?膳c英國隔著一個大西洋的加拿大,卻也表現得欣喜若狂。


    威廉王子夫婦抱著喬治小王子首次亮相。

      加拿大總理哈珀在“劍橋王子”誕生后不久,就在推特上發表賀詞,稱“謹代表加拿大全國人民,衷心祝賀劍橋公爵夫婦和全體王室成員”,這是外國政府首腦中第一位對英國王室添丁發表聲明的。稍后,他又發表正式賀電,強調“加拿大和王室間特殊而溫暖的世代關系”,稱加拿大人“樂于分享王室的快樂”,王室新成員的誕生“對加拿大人而言,是萬眾矚目的時刻”,期待劍橋公爵夫婦再度訪問加拿大,并“親自向加拿大人介紹這位新的王室成員”。

      除哈珀以外,加拿大總督莊士敦、安大略省省督安利等政要也相繼發表賀辭,加拿大的幾大地標——多倫多CN電視臺、首都渥太華國會山莊“和平之塔”和安大略省尼亞加拉大瀑布,當晚日落后均徹夜亮起藍色泛光燈。按照加拿大的傳統,如果英國王室誕生新的男丁,三大地標將會亮出藍色泛光燈,反之則亮出紅色泛光燈;蛟S覺得谷歌設立的全球網絡賀卡不夠“加拿大特色”,加拿大總督府官網特別設立了供國民簽名致賀的主頁。

      如果說,;手髁x者——如“加拿大君主主義者聯盟”主席羅伯特.芬奇等對王室添丁歡呼雀躍在情理中,那么他們的對立面——加拿大反對英國君主繼續擔任本國國家元首的“共和國公民組織”負責人湯姆.福瑞達等,也對新的王室繼承人誕生表示歡迎,就顯得更加匪夷所思了。

      官方湊熱鬧,普通人也沒閑著。安大略省奧沙華的萊克里奇健康醫院早在劍橋公爵夫人凱特懷孕期間就公開發出邀請,希望她來自己醫院分娩,以避開無孔不入的狗仔隊,盡管未獲答復,他們還是在女王曾孫誕生當日舉辦了鄭重其事的慶;顒,為5名當天降生的嬰兒戴上紙王冠以示慶賀。

      在中國古代,東晉元帝司馬睿有一次生了皇子,遍賜群臣,大臣殷羨謙稱“臣無功受祿”,司馬睿笑道“這種事怎么可能讓你們有功”。英國女王添曾孫,加拿大既非有功,又未受祿,究竟喜從何來?固然,加拿大是英聯邦國家,英國君主是加拿大名義上的國家元首,但英聯邦國家中以英國君主為國家元首者有16個之多,這些國家并非個個如加拿大這般歡欣鼓舞,這究竟是為什么?

      和其它英聯邦國家不同,加拿大現代國家的雛形,是原屬法國、后被英國占領的魁北克,法裔是這里原先占多數的居民。北美獨立戰爭后,大批;庶h人從美國逃入加拿大,這些說英語的人徹底改變了加拿大的民族構成,讓英語壓倒了法語,成為加拿大的第一大語言,從而奠定了現代加拿大聯邦的基礎。在形成現代國家的過程中,加拿大又和平合并了多塊英國殖民地、領地,如果說,同樣曾是英國殖民地的美國,和英國曾兵戎相見,水火不容的話,那么加拿大幾乎是在英國一份又一份“厚禮”饋贈下,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哈珀所言“特殊而溫暖的世代關系”即指此。

      當然,時至今日,加拿大人對英國的感情紐帶,早已不像以往那樣濃厚。去年11月,加拿大民調機構Leger Marketing受加拿大研究協會委托,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線上民調,結果發現,認為以英國君主為國家元首的體制是加拿大“集體榮耀”的僅占39%,認為“毫無感覺”的卻高達59%。

      更早兩年,伊麗莎白二世女王訪問加拿大時,ipso民調顯示,2/3受訪者認為,英國王室不應在加拿大行使任何職能,“哪怕僅僅是徒具形式的”,大多數受訪者稱,一旦女王駕崩,加拿大和英國王室的關系應到此為止。作為移民國家,加拿大在國外出生人口比例越來越高,加拿大統計局的預測報告推測,到2031年25-28%的加拿大人口將出生在境外,其中一多半來自亞洲,這些加拿大人自然很難體會到英國王室的“特殊溫暖”。

      盡管如此,加拿大一向是個崇尚“一動不如一靜”的國家,不管多大的事,能不折騰就盡量不折騰。許多英聯邦國家獨立后都迫不及待地收回司法終審權,可加拿大直到1933年才從英國收回刑事案件終審權,直到1949年才收回民事案件終審權,至于國家根本大法——憲法的修訂權,則一直要等到1982年4月17日,伊麗莎白二世女王宣布“終止英國議會為加拿大立法的權力”,才算正式“回家”(事實上加拿大至今也沒有成文的憲法),在這種情況下,至少能起到“區分加拿大和美國”作用的英國王室,也就和加拿大人相安無事了。

      有趣的是,女王或重要王室成員到訪加拿大時,反對君主制的聲音反倒會放大,這是因為英國王室的鋪張靡費,會讓不愛管閑事的加拿大人突然想起,這些奢華排場、王室氣派,在加拿大領土上是要由加拿大人來埋單的。

      也正是因為公眾對討論國體意興闌珊,反對君主制的共和主義者才會歡迎女王曾孫降生。正如“共和國公民組織”負責人湯姆.福瑞達表示,新的王室繼承人誕生,會激起更多加拿大人討論君主制和共和制優劣的興趣,這“總比一潭死水要好”。

    專欄策劃: 搜狐評論

    最新文章

    我來說兩句

    国产成版人视频app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