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lpcxf"></mark>
<b id="lpcxf"></b>

    1. <input id="lpcxf"></input>
    1. <source id="lpcxf"></source>
    <source id="lpcxf"><input id="lpcxf"></input></source>
  • <u id="lpcxf"><tr id="lpcxf"></tr></u>
  • <mark id="lpcxf"><noframes id="lpcxf"></noframes></mark>
    搜狐網站搜狐星空

    奧巴馬傳說:一些善意誤會

    美國以外的不少政治鼓動者在編纂勵志故事時,常常把奧巴馬描繪為一名出身貧寒的白手起家者,甚至說他是“移民后裔”,優秀黑人,這并不十分符合事實。真實的奧巴馬和全世界領袖一樣,都是頂級俱樂部的一員。

      1月20日奧巴馬宣誓就職,開始履行他的第二個任期的總統職權。奧巴馬是美國有史以來第一位當選黑人總統和第一位連任黑人總統,也是號稱“零售政治家”、最善于營造公關形象的總統之一,在美國以外,形形色色有關他的“佳話”層出不窮,這其中固有真實或基本真實的,但也有不少是訛傳、夸大,或換言之,是一系列善意的誤會。我們先試拿兩例來談:


      奧巴馬“出身貧寒”

      美國以外的不少政治鼓動者在編纂勵志故事時,常常把奧巴馬描繪為一名出身貧寒草根的白手起家者,甚至說他是“移民后裔”,這其實并不十分符合事實。

      奧巴馬的父親、肯尼亞人老巴拉克.奧巴馬是肯尼亞第三大族盧奧族(現任總理奧廷加所屬部族)人,作為留美大學生,其在肯尼亞的家境可想而知。和奧巴馬母親婚姻破裂后,老巴拉克在哈佛大學讀完博士,返回肯尼亞后官至總統特別經濟顧問。按照肯尼亞方面的說法,老巴拉克.奧巴馬家族祖先是牧民,在肯尼亞不算什么大的名門望族,奧巴馬學生時代自稱“非洲王子”顯然言過其實,但也遠非什么“寒門”所能望其項背。

      奧巴馬的母親安.鄧漢姆是家具推銷員和銀行職員的女兒,按照奧巴馬的說法,其外祖父曾任保險經紀但生意不佳,若非羅斯福新政中推行的聯邦房屋管理FHA和退伍軍人法,將“生計有虞”,不過這種說法出自他的政治傳記,帶有推銷其福利理念的痕跡,未必完全屬實,因為這樣一個被他說得手頭拮據的家庭,居然可以在她母親和繼父離異、只身赴印尼讀博后,把小奧巴馬送進夏威夷當地最著名、當然也最昂貴的私立學校Punahou School ,并在這所私校中一直讀到1979年。當然,傳記中將學費來源說成“母親在印尼勤工儉學”所得,不過這種童話般的說法在美國本土并不為許多人所認同。

      奧巴馬在印尼的4年也并非如某些人所言“歷盡坎坷”:他的繼父洛洛.蘇埃托羅同樣是出身名門的留美生,學成后攜眷(包括奧巴馬)回國,出任印尼石油公司部門經理。當時正是蘇哈托時代,這個“油老虎”的要職,是炙手可熱的“肥缺”,奧巴馬在印尼的四年,便生活在這個令當地人嘖嘖稱羨的權貴之家,并就讀于天主教會學校Fransiskus Assisis,除了后來的繼父-生母離異,其它的“坎坷”恐怕不過爾爾。

      當然,另一些相反的傳說同樣不靠譜,如有傳說稱,他外祖父是“金融家”,這顯然不確(如果硬說保險經紀是“金融業者”勉強成立,說“金融家”便實在夸張);還有說他“和杜魯門是血親”因而家世不俗的,這倒不是杜撰,不過毫無意義:其外祖父一族的確和杜魯門家族沾親帶故,但這在移民國家美國何足為奇——美國20世紀以來幾乎每一任總統都和前、后任某個或某幾個總統有“五百年前是一家”的遠親關系,如老、小兩位布什總統,甚至分別和16位前美國總統沾親帶故(也就是說和他們倆沾親的美國總統超過美國歷屆總統總數的1/3),順便說,布什和奧巴馬也沾親,奧巴馬外祖父家族和布什家族10代以前系出同源。

      奧巴馬“代表黑人”

      公平地說,自感受歧視的美國黑人和有色人種愿意將奧巴馬當作自己的代表,而奧巴馬本人在選舉中也樂于利用這一點造勢。

      但這種“黑人情結”更多出自政治需要:奧巴馬未當總統前寫過的第一本書,叫《源自父親的夢想》,將自己的政治抱負和已成為肯尼亞政治家的父親聯系起來,而實際上他成年后和父親相處的日子,僅有短短1個月。他曾和人氣極高的黑人牧師賴特保持長期特殊關系,甚至稱之為“精神教父”,但當選總統后,賴特多次發表抨擊美國種族主義的激進言論,引發白人不滿,惟恐失去白人支持率的奧巴馬便急忙和“教父”切割,聲稱“他不是我20年前認識的那個人”。

      他的所謂“非洲情結”也不過如此:他的當選曾在肯尼亞和整個黑非洲引發轟動,肯尼亞甚至特意放假慶賀,但當選后他卻故意和自己的非洲血脈“撇清”,不僅在首次非洲之行中選擇加納、而非肯尼亞,且在選前宣稱,非洲國家應停止抱怨殖民主義,理由是“將一切苦難歸咎于殖民者,并創造出新殖民主義、種族主義或西方壓迫等個人認為意義不大的借口,只能讓這一切變為推卸自身腐敗、管理不善口實”、“事實上西方在津巴布韋變成今天這副糟糕面貌方面并沒做過什么”。正如加納作家阿古布萊圖所言,奧巴馬“并不熱衷于談論非洲或黑人、尤其黑人歷史上所受苦難的話題”。

      鑒于美國黑人仍舊在此次選舉中把選票投給他(盡管這更多因為他們討厭共和黨和羅姆尼),說他是“美國黑人選擇的代表”并不為過,但他本人在情感歸屬上正如一位評論家所言,只能說是一位“膚色黑一些的美國人”。至于黑非洲,4年后的今天他們早已認清了這一點,4年前如過街一般慶祝他當選的老巴拉克.奧巴馬家鄉、肯尼亞尼亞扎省西亞亞縣科格羅村,4年后卻平靜如水,既看不到載歌載舞的父老,也不見云集村中的各國記者——如果說,4年前他們為“我們的族人”當選美國總統而歡呼,如今只不過在電視里看一個有出息的遠房親戚繼續顯貴罷了。

    專欄策劃: 搜狐評論 華聲在線

    最新文章

    我來說兩句

    国产成版人视频app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