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lpcxf"></mark>
<b id="lpcxf"></b>

    1. <input id="lpcxf"></input>
    1. <source id="lpcxf"></source>
    <source id="lpcxf"><input id="lpcxf"></input></source>
  • <u id="lpcxf"><tr id="lpcxf"></tr></u>
  • <mark id="lpcxf"><noframes id="lpcxf"></noframes></mark>
    搜狐網站搜狐星空

    精神病成犯罪者的“護身符”?

    很多人都認為,“精神病人殺人不犯法”,其實這是認識上的一個誤區,而法律并沒有這樣規定。根據刑法第18條規定,精神病人只有在不能辨認或者控制自己行為時實施的行為,才不負刑事責任。

      7月17日,北京朝陽大悅城一男子持刀行兇致2人死亡;7月22日北京馬連道家樂福一男子持菜刀傷人,造成1人死亡3人受傷;7月23日,廣西一男子為第4個孩子上戶口遭拒,在廣西計生局行兇,致2死4傷;7月26日,北京警方今日控制一乘出租車欲到機場鬧事男子。據官方消息,這四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均有精神病史……


      精神病,在一般人心目中很可能是個貶義詞;在大街上看到某些“呆傻”者,很多人會指指點點,“瞧,那是個精神病”。可是,如果說某位老兄半夜睡不著覺、經常失眠也是得了精神疾病,那位老兄可能會跳起來,“你才是精神病,你全家都精神病”。然而,從醫學角度說,“失眠癥”確實不折不扣屬于精神疾病。

      醫學上說的精神疾病患者于普通人的感知略有不同。嚴格來說,精神疾病的范疇很廣,平時生活中常見的抑郁、強迫、恐懼、焦慮、神經衰弱、失眠、厭食、成癮等大都屬于比較輕的精神疾病,自閉、癡呆、癔癥等屬于相對比較顯著的精神疾病,而精神分裂、躁狂、偏執等屬于比較嚴重的精神疾病,一般對他人和社會有危害的是這類患者。精神疾病的內涵和外延也是在變化的,比如性心理異常是精神疾病的一個分類,同性戀最開始是歸于其中的,但是世界衛生組織在1992年,國內在2001年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的分類中刪除了;成癮也是精神疾病的一種,過去有藥物、酒精等,近日,網絡成癮亦被納入精神疾病診斷范疇里。據官方數字,我國各類精神疾病患者的比例大約為10%,因此,其實精神疾病離我們并不遠,或許你我周圍的人甚至自身多多少少有些精神疾病的癥狀。

      很多人都認為,“精神病人殺人不犯法”,其實這是認識上的一個誤區,而法律并沒有這樣規定。根據刑法第18條規定,精神病人只有在不能辨認或者控制自己行為時實施的行為,才不負刑事責任。也就是說,精神病人在非發病的狀態下,或者雖然在發病期,但能夠控制自己行為的時候,傷害他人同樣要受到法律制裁的。

      但是,法律的規定給了某些人有縫可鉆的途徑。不是說精神病患者發病時殺人不犯法嗎?如何鑒定是否精神病發作?那還不是靠人來鑒定。

      影視作品中經常有這樣的橋段,本來不是精神病患者的犯罪嫌疑人通過權錢交易買來假的鑒定證明,從而逍遙法外。藝術往往源自于生活。有法不依、執法不嚴本是中國社會的頑疾,但這條保護精神疾病患者的法律,卻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執行得相當徹底,因此使一些真正的罪犯逃脫了法律制裁。在政府公信力下降的背景下,部分比較公正的鑒定也被人懷疑有貓膩和暗箱操作,缺乏公平公開和公正造成陰謀論的無處不在。

      重性精神疾病患者(精神分裂、偏執、躁狂等)有可能對他人和社會造成危險,這部分患者是需要接受強制醫療的,而且法律規定家屬有監護的義務。可是,為什么這類患者傷人的事件頻頻發生?

      從家庭角度來說,很多這類患者的家庭為了治病已經一貧如洗,生活的壓力使得家屬沒有足夠的精力去看管這樣的患者;或者長期患病已經使家屬變得漠然而無動于衷,沒有履行其義務;還有個別的甚至像拴狗一樣用鎖鏈鎖住患者,以達到限制其活動的目的,這樣很可能會加重病情。

      從醫院的角度來說,我國這類患者數量超過1600萬,現有的醫療資源根本無力承擔這樣龐大的數目,而且醫院也不是監獄,不可能將患者永遠關在里面。因此,只有依靠國家和社會建立此類患者的醫療和救助體系,才能緩解重性精神病患者對社會造成的危害。

      2009年,北大學者孫東東的言論“99%以上的老上訪戶精神有問題”引起輿論大嘩。姑且先不論對錯,確實存在某些持不同觀點者“被精神病”的情況,這部分人在某些口號的前提下,被戴上“精神病”的帽子投入醫院強制醫療,這其實是某些部門濫用權力、漠視法律的表現。

      退一步講,即使是真的精神疾病患者,2013年5月1日出臺的《精神衛生法》明確規定,只有對于存在傷害自身或他人的行為或危險的情況,才可以對精神病患者實施強制治療。如果不滿足這樣的條件,需要患者自愿的前提下才可以進行治療。

      社會事件往往成為推動法治進程的誘因,正如當年的孫志剛被打死催化了《城市流浪乞討人員收容遣送辦法》的廢止,“被精神病”也促進了《精神衛生法》的誕生,從法律上保護“被精神病”者的正當權益,立法的初衷是好的,正式實施效果如何,還需拭目以待。

    專欄策劃: 搜狐評論

    最新文章

    我來說兩句

    国产成版人视频app免费下载,男女做爰全过程免费的视频,亚洲成年人网站,动漫黄在线观看免费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