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lpcxf"></mark>
<b id="lpcxf"></b>

    1. <input id="lpcxf"></input>
    1. <source id="lpcxf"></source>
    <source id="lpcxf"><input id="lpcxf"></input></source>
  • <u id="lpcxf"><tr id="lpcxf"></tr></u>
  • <mark id="lpcxf"><noframes id="lpcxf"></noframes></mark>
    搜狐網站搜狐星空

    沒有什么能阻擋汪峰的“一塊紅布”

    香港大叔和一個小女孩唱起了《Hey Jude》,同樣一首有故事的歌,倫敦奧運會開幕式上,當保羅麥卡特尼唱起這首,現場數萬來自世界的觀眾合唱。在好聲音的場地上,又一次出現了全場啦啦啦啦,正是那個時刻我沒候住。

      對著電視機流淚是件挺恥辱的事,尤其當你看的是一檔娛樂節目,但我對著兩個選秀歌手留下了幾滴老眼淚。


    “中國好聲音”選手在臺上演唱《一塊紅布》。

      上周五晚的《中國好聲音》,汪峰給他的學生選了幾首歌:《藍蓮花》《當我想你的時候》《愛讓每個人都心碎》《一塊紅布》《HEY JUDE》,還有兩首英文歌沒記住歌名。以《藍蓮花》開場,沒有什么能夠阻擋,我對自由的向往,這個意料之中,愛搖滾的文藝青年必點曲目。幾首歌之后,一個文藝女青年和對手抱著木吉他上臺,我猜他們要唱《來自我心》之類,結果他們唱起《一塊紅布》,用一種安靜的方式演唱,就像對戀人訴說愛情,沒有憤怒,一首有特殊意義的禁歌被他們唱出了溫暖。這讓我十分意外,為汪峰的選歌,也為對歌的處理方式:“那天是你用一塊紅布,蒙住我雙眼也蒙住了天。你問我看見了什么,我說我看見了幸福。這個感覺真讓我舒服,它讓我忘掉我沒地兒住!

      最后上臺的是香港大叔和一個小女孩,他們唱起了《Hey Jude》,同樣一首有故事的歌,倫敦奧運會開幕式上,當保羅麥卡特尼唱起這首,現場數萬來自世界的觀眾合唱。在好聲音的場地上,又一次出現了全場啦啦啦啦,正是那個時刻我沒候住。

      我無意絮叨這兩首歌的歷史,好奇的人自會動手去找。今天我想說的是汪峰和他的搭檔賈軼男,那個看上去蔫壞的年輕人。他們想表達的我都領會了,心領,神會,這種感覺非常奇妙。我甚至在腦海里想象這哥倆挑歌時的小激動,那種想說點什么,想加進去點什么,想保持點什么的心情,特別理解。

      我當了多年評論編輯,編發了數不清的文章,有很多文章我會邊讀邊樂,猶豫片刻全文刊發,我想跟讀者分享一些好東西,哪怕一句話一個詞。文章有時會順利見報,有時當我次日早上捧起報紙,發現那句話那個詞不翼而飛,這兩種情形我都不遺憾,因為那表示至少有一個家伙讀懂了。

      后來辭職時找頭兒告別,頭兒笑瞇瞇地說,我在文章里埋的料他每次都能發現,有時給排掉,有時也會留下,安全生產重于泰山,他理解我想說什么,也并不生氣,因為這是一種有意思的交流。他的話頓時讓我有知音之感。

      再說回汪峰,汪峰上的是中央音樂學院的附小、附中,最終上的中央音樂學院,難怪老有一臉的優越感。他大學組建鮑家街樂隊,玩頂尖水準的搖滾,也被崔健寄予厚望,后來他轉型了,成了流行歌手,讓有些人失望。多年前聽同事講了一個故事,汪峰參加了同一首歌,對于搞搖滾的來說那是墮落,崔健就說汪峰不該跌這個份,汪峰回答說這也是一塊陣地,他們不占別人就給占了。

      這個故事不知出處,我也無緣找汪峰求證,但挺符合他當時的路子。北京奧運會,體育館里響著他的《飛得更高》,跟孫楠的《五星紅旗》一塊高高飄揚,汪峰成了當紅的流行歌手。更狠的是,他還寫了首《我愛你中國》,這種容易被解讀的歌簡直是個宣言,擺明了讓人跟他分道揚鑣。至于他是怎么想的,他自己不解釋,也許是懶得解釋,或者本來就是那樣,別人也只好自個去解讀。反正現實就是他越來越紅,很多歌在流行,而從前不為人知的歌,也被人順手搜出來聽。

      現在他成了中國好聲音的導師,跟天后們一塊坐上了大椅子。而就在一檔純娛樂節目里,流行歌手的汪峰,領著他的學生們展開了對一塊布匹的深入研究,直至到嗨朱德。不管別人怎么看,我覺得汪峰是一個有情懷的音樂人.

      汪峰《晚安北京》的時候我沒聽過他的歌,《飛得更高》滿大街的時候才認識他,旭日陽剛《春天里》的時候發現他的歌不錯,自己去找了《光明》《在雨中》《當我想你的時候》來聽,最后遇到《雨天的回憶》,以及更多沒流行的歌。

      通過這樣一種認識路徑,我才最終對汪峰的印象趨于客觀,我的認識是:他不是一個激烈的人,不是死磕型人才,但他是一個有音樂理想和現實情懷的音樂人,他選擇妥協,但沒選擇放棄,他只是換了一種方式表達。讓更多的人聽到自己的歌,然后聽到更多的歌,最終去了解他,這是不是汪峰有意選擇的一種路徑呢?反正我是這么判斷的。

      相對于更偉大更決絕的人,后退不放棄的數量更多,而誰又能說這樣的方式沒有力量呢。所以不要忙著開罵,別抱著“道不同不相為謀”不放,有時候道不同也能達到同一個地點,通往山頂的路不止一條。就像我寫這篇文章,通篇寫不出一個敏感詞,但沒有什么能夠阻擋,我對敏感詞的向往。

      總之,大概就是這么個意思。最后補一句,去年我曾寫了條拿汪峰開涮,說我能用20個詞把他所有的歌組合出來,包括青春夢想旅途溫暖夕陽小雨背影孤獨回憶未來遠方夜晚北京等等,那只是個玩笑,他的歌詞寫的真的很好。就像這段:“我無法忘記山頂棄兒的抽泣,小巷中騎士孤獨的呻吟,我無法忘記遠山行者的呼喊,和窮街放浪囚徒的悲鳴?墒俏易顭o法忘記的,還是那個雨天的回憶,你就在紫色的雨中,輕輕地悄悄地離去!

    專欄策劃: 搜狐評論

    我來說兩句

    国产成版人视频app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