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lpcxf"></mark>
<b id="lpcxf"></b>

    1. <input id="lpcxf"></input>
    1. <source id="lpcxf"></source>
    <source id="lpcxf"><input id="lpcxf"></input></source>
  • <u id="lpcxf"><tr id="lpcxf"></tr></u>
  • <mark id="lpcxf"><noframes id="lpcxf"></noframes></mark>
    搜狐網站搜狐星空

    中國人加納采金被拘,你也許不知道的

    當地人看來,這些不速之客為獲得黃金,不惜毀壞耕地,污染水源;在合法經營的大中型礦企和合法淘金者看來,這些外來戶搶了他們賴以為生的飯碗;而在加納政府看來,無序、非法經營對“黃金海岸”的經濟命脈構成威脅。

      在“加納舉國排華”、“整個加納對中國打工仔棒殺”甚至“加納大屠殺”之類震撼性言辭引發國內外同胞最初的不安、同情和憤激后,更多來自不同角度、方面信息的豐富,如今人們已經開始意識到,不能僅僅聽信“加納中國打工仔”的一面之詞,知道這些“中國打工仔”其實是大多來自廣西上林一地、在加納從事小規模淘金的淘金客,知道這些淘金客所從事的,是按照該國2006年3月制訂的第703號法令第83(a)款,不允許非加納國籍者參與的淘金活動,不僅如此,他們中大多數人,系在加納非法居留、沒有合法移民身份的人。


    微博上的消息來源較為單一,圖為@陸棄提供的圖片:被打傷的中國淘金者。

      正如西非各國傳媒所言,這些操“上林客話”方言的中國人以賄賂當地持有小規模淘金許可證當地人等手段,在號稱“黃金海岸”的加納從事半地下、半公開的淘金活動由來已久,但自2011年底以來,由于成千上萬的上林人涌入,并從原先的中阿散蒂(Ashanti)區,蔓延到加納西部、中部多個區,引發了和當地人的許多摩擦和沖突。

      在當地人看來,這些不速之客為了獲得黃金,不惜毀壞耕地,污染水源;在合法經營的大中型礦企和當地合法淘金者看來,這些外來戶搶了他們賴以為生的飯碗;而在加納政府看來,這些人的無序、非法經營,對“黃金海岸”最重要的經濟命脈構成越來越大的威脅。

      正因如此,加納土地和自然資源部、加納入境事務部(GIS)曾多次設法整治,并自去年3月以來屢次和中國使館交涉,而中國方面,外交部早在2006年2月7日就發出提示,要求“在加納工作或經商須辦理有關手續”,去年5月30日和今年3月24日,又兩次發出正式“提醒”,要求赴加納中國公民“遵守加納法律,勿非法采金”。

      但上述努力并未收到應有效果,據加納土地和自然資源部長阿爾哈吉.伊努薩赫.弗塞尼(Alhaji Inusah Fuseini)5月13日介紹,中國駐加納使館曾向加納入境事務部(GIS)表示,由于許多中國淘金者系非法移民,中方很難確切掌握其出境信息,甚至不知道哪些人出境后會前往加納從事非法淘金,因此配合不易。

      自今年初以來,淘金者和當地民眾多次發生沖突,且因摻入當地黑幫勢力的因素而變得更加詭異復雜,據知情人介紹,在奧布阿西(Obuasi)、馬米里瓦(Mamiriwa)等采礦點,都曾因此發生沖突甚至械斗。

      5月8日,淘金者和當地人在馬米里瓦發生武裝械斗,據稱,上林籍中國淘金者使用AK-47自動步槍射擊,造成兩名當地人死亡,引發更大規模的沖突和部分加納人的排外情緒。5月14日,加納總統約翰.馬哈馬.德拉馬尼(John Dramani Mahama)領銜組成跨部門“非法采礦整頓委員會”,對中國非法淘金者進行專項治理,加大了整頓力度。據當地媒體報道,去年3月至今年5月,GIS所驅逐的、從事淘金的中國非法移民總數僅80人(另扣留待遣返65人),而自5月14日專項治理開始至6月5日,被逮捕并通知中國使館的人數就達124人,實際人數可能更多。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國中,加納人的國家意識較強,淘金活動聚集的阿散蒂地區地方、部族本位意識更為濃厚,而在加淘金的中國人大多來自同一地區,操同一方言,在中國本土也有從事淘金歷史,且同樣有抱團取暖、好勇斗狠的傳統,這樣的兩個“人群”在同一片土地上爭奪同一份資源,發生沖突并不奇怪。

      正如許多西非當地從事合法營生的國人所言,這些淘金客平素并不熱衷和使領館、和當地其他中國同胞多所過往,而只愿和操同一方言的“小圈子”打交道。這既有其“黑營生”、“黑身份”的尷尬,也有淘金客們自身的原因。不少和他們打過交道的當地華人表示,“上林客”對淘金賺錢、回鄉顯耀以外的事不感興趣,平時表現自信、自我,對當地人和非同鄉的中國人常常態度倨傲,但很熱衷于和國內媒體及某些網站打交道,就在此次“緊急求助”前不到兩周,一則“廣西數萬人加納淘金,天天喝鱷魚湯驚呆當地人”的、被不少國內讀者稱為“得意洋洋的”文章,還曾在國內網站、網絡平臺和部分二線媒體廣泛流傳。

      熟悉非洲特點的國人都知道,非洲是高機遇、高風險的所在,而規避風險的不二法門,是遵守當地法律法規,尊重當地人風俗習慣,和當地人平等相待,而做到這一切的前提,是熟悉、了解當地風土人情,社會環境。

      自我封閉、隔絕看似安全、強勢,實則耳目閉塞,對風險無法準確研判、預估,更難以及時規避、化解,且這種做法的結果,往往最初可以掩蓋和當地人、當地社區的矛盾,一旦超過臨界點,又很容易失控,很容易因缺乏溝通、保護而遭遇當地人和當地既得利益者的過激報復。不僅如此,平時回避和當地中國外交機構、合法經營的僑團僑民打交道,會令后者對同胞的處境難以關照,難以第一時間了解情況,一旦出事,也會措手不及。

      處于驚惶中的淘金者自身也應清醒地認識到,自己一方面是當地排外行為和野蠻執法的受害者,另一方面也是違法者、施害者,當地資源、環境、經營秩序、社區和民眾利益同樣是其違法行為的受害者,而在當地合法經營、生活和居留的中國同胞,才是被殃及池魚的最無辜者。為自己和他人利益和安全計,此時此刻,請少賣些悲情,多做些配合,少釋放經過刻意剪裁的“局部真相”,多反映實際的被侵權、受損失情況,以便各方對癥下藥,提供有針對性的幫助,并避免誤判和貽誤救援時機。

      尤應充分認識的是,中國或任何一個當代主權國家,都不可能逾越主權和國際法界限,讓他們獲得不應獲得的保護,如讓其“黑淘金”被“洗白”,或讓他們從非法移民變成合法移民,甚至特權移民!皬姍嗉垂怼,用大炮和刺刀攫取治外法權的時代,已一去不復返了。

    專欄策劃: 搜狐評論 南海網

    最新文章

    我來說兩句

    国产成版人视频app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