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lpcxf"></mark>
<b id="lpcxf"></b>

    1. <input id="lpcxf"></input>
    1. <source id="lpcxf"></source>
    <source id="lpcxf"><input id="lpcxf"></input></source>
  • <u id="lpcxf"><tr id="lpcxf"></tr></u>
  • <mark id="lpcxf"><noframes id="lpcxf"></noframes></mark>
    搜狐網站搜狐星空

    普京還硬不硬,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管底子再怎么好,他畢竟已是花甲之年的老人,即便此次無大恙,上天入地、暴虎馮河的“體力活”,也注定不可能一直秀下去。新陳代謝、生老病死,是每個人、每件事物的自然規律,不論王侯將相、神圣賢哲,都概莫能外。

      克格勃出身、身為空手道黑帶的俄羅斯總統普京自踏上政壇以來,一直以“硬漢”超人的形象示人,近年來更是上天入海,無所不為:駕駛超音速戰斗機;穿著全套潛水裝具進行水下考古;徒手捕捉猛獸;操縱懸掛滑翔機追逐候鳥;和專業柔道、空手道健將單挑,等等,不管對他的政治作為是贊是彈,俄羅斯國內外觀察家對其硬朗扮相、強健體魄,似乎從沒產生過什么疑問。


    普京一直以硬漢形象示人,其實他今年已邁入花甲之年了。

      然而近日一個驚人的傳聞卻紛紛揚揚傳遍了俄羅斯內外:普京受傷了,而且傷得很重。

      這些傳聞據稱來自“接近克里姆林宮的消息人士”,稱普京因脊椎舊傷復發已休了很久病假,醫生建議其不再從事任何和飛行有關的運動,并遵醫囑呆在家里休息,否則健康狀況還會進一步惡化。

      傳聞不脛而走且繪聲繪色,有好事者從克里姆林宮官網上發現,普京從10月12日起就再沒進過克里姆林宮,而更有人言之鑿鑿,稱普京實際上從10月9日起就一直住在莫斯科郊區小鎮諾沃奧加雷沃的一座偏僻別墅內,從那以后深居簡出,期間只在10月19日匆匆去過一趟莫斯科。

      要知道普京大權獨攬,精力充沛,是個閑不住的人,通常每個月都會安排國內外視察、訪問等活動2-4次,但他10月份的確幾乎哪兒都沒去,只在5日跑了一趟塔吉克斯坦。原定的日程,如當月本擬視察一個西伯利亞天然氣田的計劃被取消,原定11月1-2日在土庫曼斯坦舉行的獨聯體首腦會議也推遲到12月5日,此外,計劃中對保加利亞、土耳其和印度的訪問行程也被無限期推延。

      一些人試圖為普京辯解,他們說,普京的身體應該沒什么問題,因為他9月初還公開駕駛翼傘扮“硬漢”,而諾沃奧加雷沃的房子本就是普京喜歡的居所,之所以更多住在那里,一如他本人所解釋的,是鑒于莫斯科市區交通擁堵,他惟恐住在克里姆林宮,出入時車隊儀仗排列,給市民和自己造成不便。但“消息人士”旋即指出,“擁堵”云云恐不過是遁詞,普京9月初還在飛翼傘不假,但恰是那次飛行,引發其背傷發作,才造成嚴重后果,還有人提醒道,事實上9月出席APEC海參崴峰會時,普京就顯得一瘸一拐,步履蹣跚,渾不似平素生龍活虎的精悍扮相。

      11月1日,俄總統發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打破沉默,就普京健康問題發表了簡短聲明,稱“各種猜測沒有依據”、“總統為運動員出身,有很多運動損傷不足為奇”。這個聲明非但未起到正本清源的作用,反倒令傳聞自當天起愈演愈烈,有反對派人士稱,普京的身體“狀況堪虞”、“恐難以任滿7年任期”,更有人直截了當地表示,本來普京就不該搞什么“二人轉”,在當了一任總理后又重返克里姆林宮,如今既然身體頂不住,那就該主動辭職讓賢,回去好好養自己的傷,這樣對大家都好。

      普京的身體究竟還“硬不硬”?

      首先可以肯定,普京的身體的確出了一些問題。

      佩斯科夫雖然稱“猜測無依據”,但也間接承認普京的確請過病假,有過“身體損傷”;獨聯體首腦會議是俄羅斯外交大事,原定近期出訪的幾個國家也至關重要,倘非不得已,普京是不會選擇推遲的。

      不過他的身體狀況大約不會如某些反對派人士所言,到了“狀況堪虞”、不辭職便干不下去的地步。11月4日,普京向俄羅斯國家杜馬提交了一份看上去雞毛蒜皮的提案,建議加重對賭球打假球者的處罰力度,根據這份提案,2014年索契冬奧會和2018年世界杯足球賽期間,凡試圖通過金錢影響比賽結果者,將判刑4-7年,并處罰金30-100萬盧布,這固然和俄羅斯球迷近期對一系列奇怪足球比賽比分的揣測有關,但當人們紛紛質疑他身體欠佳之際,這一舉措或許有含蓄證明“我身體還行”的意圖,盡管這或不無做作,但倘真個病體沉重,怕也是裝不來的。

      不僅如此,土庫曼斯坦獨聯體首腦會議雖然推遲,但新的會期卻已鎖定為12月5日,這表明普京對自己身體心中有數,認定到了那時自己可以出席并公開亮相,而不會有什么問題,倘身體真的出了大狀況,以普京之精明,必不會撒這么一個很快就會被戳穿的彌天大謊。

      俄羅斯傳統上崇尚精力充沛的“強人”型領導人,普京在民間至今享有很高支持度,和其“硬漢”扮相合乎俄羅斯人傳統脾胃有很大關系,相反,倘原本身體健壯、精神十足的領導人健康狀況下降,精神恍惚,精力不濟,就會引發許多質疑和爭議,普京的前任葉利欽之所以晚年受歡迎程度下降,就和其身體欠佳,且時常在大庭廣眾之下展現醺醺醉態有關,正因如此,一直認定普京當選是作弊、巴不得其早點下臺的俄羅斯反對派,抓住其“病假”問題大做文章,是不難理解的,但愿望和現實之間,未必沒有“以愿望代替事實”的水分存在。

      盡管如此,普京身體不如既往是客觀事實,不管底子再怎么好,他畢竟已是花甲之年的老人,即便此次無大恙,上天入地、暴虎馮河的“體力活”,也注定不可能一直秀下去。

      新陳代謝、生老病死,是每個人、每件事物的自然規律,不論王侯將相、神圣賢哲,都概莫能外,即便12月5日或其它某一天,養精蓄銳的普京再度高調亮相,甚至再秀一把“硬漢”,硬生生把別人對其身體的猜疑給噎回去,誰也不能擔保,在漫長的7年任期中,他的“舊傷”不會再出來添亂,更不能擔保一旦再出狀況,那些暫時被噎回去的猜測、質疑和勸退聲,不會再次高漲起來。

    專欄策劃: 搜狐評論 華聲在線

    最新文章

    我來說兩句

    国产成版人视频app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