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lpcxf"></mark>
<b id="lpcxf"></b>

    1. <input id="lpcxf"></input>
    1. <source id="lpcxf"></source>
    <source id="lpcxf"><input id="lpcxf"></input></source>
  • <u id="lpcxf"><tr id="lpcxf"></tr></u>
  • <mark id="lpcxf"><noframes id="lpcxf"></noframes></mark>
    搜狐網站搜狐星空

    釣魚采訪,“茶水發炎”不奇怪

    在醫生和患者的關系上,最起碼的信任就是患者提供真實準確的病史,如果沒有這個前提,任何的推論都不是令人信服的。如果有人拿來一瓶液體,告訴檢驗人員是尿液,醫生絕對不會想到是茶水。

      央視7月29日《焦點訪談》節目播出“男科門診的秘密”,記者對一些規模頗大、看上去很正規的民營男科醫院進行暗訪,用綠茶代替尿液檢測,結果好好的身體被驗出了形形色色的疾病,需要進行各種各樣的治療,花費多少不等的錢財,揭露了其中的部分黑幕。作為一名三甲醫院的外科醫師,我對這類醫院深惡痛絕。

      這些醫院一般是私人建立或者私人承包公立醫院的某些科室,他們的從業人員甚至沒有醫療從業資格,但是社會力量驚人,能夠“擺平”各種社會關系,在各種媒體上大做廣告,主營男科、婦科或者不孕不育等(民間俗稱“下三路”醫院)病癥,冠以“博大”、“天使”男科(婦科)醫院,或傍某些大醫院的名字取名“XX協和”、“XX同濟”、“XX同仁”等醫院,利用有些患者嫌公立正規大醫院人多麻煩以及患有難以啟齒的疾病的心理,無病說成有病,小病說成大病,用一些抗生素或者莫名其妙的治療方法(即使沒有效果也治不死人),或者利用一些患者對中醫中藥的信任,隨便揪點兒樹皮草根熬湯賣高價,以上述種種方法大肆斂財,這已經形成一條完整的產業鏈。

      這些就是民營醫療行業的“劣幣”。也許有些資本剛開始進入民營醫療市場是想用正規的方式掙錢,但因為上述劣幣的存在,使得正規經營的民營醫院被排擠和驅逐,從而使整個民營醫院行業烏煙瘴氣。目前醫患關系緊張,患者對于醫院的不信任,這類醫院功不可沒。

      然而,這則焦點訪談中,記者在暗訪時所采取的手段,讓人好像在暢快淋漓的時候感覺如鯁在喉,不得不發。還記得2007年時杭州記者的“茶水發炎”事件嗎?2007年4月,浙江一名年輕記者聽了一句玩笑話后,突發靈感,策劃了一條“茶水驗尿”的新聞,用茶水冒充尿液送到10家公立醫院檢測,結果發現茶水會“發炎”。此事一出,輿論嘩然。從一個患者的角度看,醫德之滑坡,醫院之墮落,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然而,緊接著,全國92家三甲醫院醫務人員以實驗證明:茶水當成尿驗,九成化驗單呈假陽性。看來,問題并非出自醫院,而是出自少數媒體的“大膽創意”。

      公眾和媒體都是健忘的,才5年的時間,就有人策劃了同樣的事情。所不同的是上次的對象是公立醫院,這次的是民營醫院。很多外行人可能不太明白,茶水怎么會驗出“發炎”呢?如果能驗出來,不就證明醫院為了掙錢而不擇手段嗎?不得不說,策劃的人是個高明的創意,但是,這絕對是個毀滅醫療信任的創意。

      簡單地說,醫生給患者看病,是基于患者提供的信息的真實準確,才能得出正確的結論。一般來說,患者不會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給醫生提供虛假捏造的病史。同樣,化驗部分接受標本,是默認患者提供標本的真實可靠。如果有人拿來一瓶液體,告訴檢驗人員是尿液,醫生絕對不會想到是茶水的。人的尿液形形色色,有無色或淡黃色透明的,有黃色渾濁的,有醬油色的,有血色的,有乳白色的,可以用來冒充尿液的液體太多了,不管是自來水、綠茶、紅茶、烏龍茶,哪怕是稀釋的營養快線,單從外表來看,都有可能是尿液。檢驗人員不可能先嘗一下,識別出是不是尿液;而檢測儀器也是默認尿液的,并沒有事先確認是不是尿液這一功能。不管你是拿尿也好,水也好,茶也好,血也好,儀器都當是尿液進行檢測。而且,很多茶水或者飲料看上去清澈,其實里面有很多微小粒子,這些粒子在儀器里或者顯微鏡下跟尿液里面的白細胞非常類似,儀器區別不開,因此,用非尿液的茶水或者別的什么飲料當成尿液去檢測,十有八九會檢測出有問題。

      在醫生和患者的關系上,最起碼的信任就是患者提供真實準確的病史,如果沒有這個前提,任何的推論都不是令人信服的。其實,媒體曝光“下三路”醫院是大快人心的事情,對醫療行業來說也是好事,但報道方法實在有待商榷,不由得讓人想起曾經沸沸揚揚的“釣魚執法”。

      打個比方,某某是個壞蛋,大家也知道他是個壞蛋,可是沒有證據。怎么辦呢?直接往他卡上打1000萬,然后告他貪污,巨額財產來歷不明,這樣合理合法嗎?再進一步,我跟央視某編導有過節,但此編導是不是壞蛋不知道,我也如法炮制,直接往他卡上打1000萬,然后告他,這樣合理合法嗎?媒體可以“釣魚采訪”嗎?這是個令人深思的話題。

      媒體是監督醫療行業的利器,但需要的絕不是“茶水發炎”式報道。國家曾經三令五申醫院的科室不得承包給私人,可是為什么屢禁不止?應該是什么部門來監管這些違法醫院和違法醫療行為,衛生部門,工商部門,稅務部門還是物價部門?這些醫院的生存鏈上,存在哪些利益既得群體?那些給這些“下三路”醫院大肆發布廣告的媒體有沒有失察責任?

      也許媒體有自己的難言之隱,但是,希望帶著鐐銬跳舞的同時,不要炮制“茶水發炎”這樣的怪異而非常有誤導性的創意性報道,醫療行業經不起折騰了。

    專欄策劃: 搜狐評論 中國江西網

    最新文章

    我來說兩句

    国产成版人视频app免费下载,男女做爰全过程免费的视频,亚洲成年人网站,动漫黄在线观看免费视频 网站地图